-

看著池慕寒頤指氣使的樣子,夜淺愈發覺得,池慕寒之前答應簽字答應得那麼痛快,一定是有問題。

她咬牙切齒的在心裡把池慕寒咒罵了一通,不過她也清楚,陸之鳴應該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主。

陸之鳴一直是正劇圈裡發光發亮的大導演,他的作品,就是品質的保證,而且他從不用流量,隻看實力。

夜淺前幾天想為江野爭取的正劇資源,就是陸導的作品,她本想把江野送進陸之鳴的圈子,靠陸導的口碑幫他完成轉型。

既然現在池慕寒非要看到改編權合同才簽字,那她回去就想辦法見陸之鳴。

她一定要儘快處理好一切,早簽早離早安心!

他們來到星洲大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高笙一下車,就快速進了酒店,取提前預約好的房卡。

夜淺知道,這個時間不方便趕回臨城,她打算在這兒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出發。

她下車後冇有搭理池慕寒,直奔酒店大廳走去。

正此時,高笙從前台折返回來,將房卡遞給了夜淺,“夜特助,這是總統套房的房卡。”

夜淺凝眉,她自然知道高笙的意思,但她冇有伸手去接,而是說道:“高秘書,我現在已經不是池總的特助了,冇有資格為池總服務,還是你送池總上去吧,我去單獨開一個房間,一會兒有什麼事情,你可以電話通知我。”

她說完,禮貌的對高笙點了點頭,就要走去前台。

可就在這時,她手腕上的力道一重。

夜淺轉頭,就見池慕寒一隻手強勢的拽著她的手腕,另一手從高笙那裡抽出房卡,扯著她就往電梯方向走去。

看到池慕寒冷峻的眼中透著隱隱的不悅,夜淺下意識抬手掙紮。

可池慕寒卻直接一個側身,將她抵在牆上,眉心不留痕跡的收攏,那修長的手指毫不憐惜的捏住她的下巴,湊近幾分,“怎麼,你喜歡這裡?”

一句不輕不重的警告,讓夜淺心裡一寒。

“也好,你不就是喜歡玩情趣嘛。”

見夜淺不應聲,池慕寒低頭攫住她的雙唇,強勢霸道的吻,卻又推不開他......

她隻能在心裡咒罵這個男人不要臉,竟然又拿情趣的事噁心她!

夜淺費了好大的力氣,終於彆開臉避開他的吻,即便眼底再不甘,也隻能立刻說道:“回房。”

此刻,池慕寒已經解開了她的兩粒鈕釦,再拖下去,隻怕這混蛋真要......

池慕寒手指輕撫在她隱隱泛紅的臉頰上,曖日未的摩挲了兩下,染著菸草香的嗓音傳來,在她耳邊吐氣如蘭:“早點兒聽話,何必受這份罪,自討苦吃。”

他說罷,鬆開夜淺,回頭看向幾步之外早已瞠目結舌的高笙,冷冷丟下一句“處理乾淨”,就強勢的摟著夜淺進了電梯。

高笙自然知道,這處理乾淨,是處理周圍攝像頭拍下的內容。

可他還冇有從震驚中走出來。

他抬手推了推自己差點驚掉的下巴,下意識吞嚥了一下口水。

他跟了大老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大老闆!

震碎三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