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聿璟!”池慕寒直接打斷了話多的席聿璟,薄唇抿成了一條線,漆黑的瞳子裡滿是肅冷的氣息,“我是叫你來喝酒的,不是讓你來聒噪的。”

席聿璟手臂懶懶的搭在了沙發背上,唇角勾著一抹痞笑,跟他碰了一下杯:“行行行,喝酒喝酒。”

這人嘴太硬,套個話真難,不過顯然......這事一定有隱情。

這邊,夜淺打車回到了酒店,先去洗了個澡,清理掉了滿身的黏膩,這才安安穩穩的躺在床上,給江野打了個電話。

她告訴他,自己這幾天有點私事,不能去劇組陪同。

江野因為未來好幾天見不到學姐,心裡有些失落,不過答應得倒也爽快。

掛了電話後,夜淺躺在床上,手輕撫著小腹,思索起了未來。

現在有很多問題橫在她的眼前,當務之急最重要的,是先解約離婚,離開池慕寒!

但以她對池慕寒的瞭解,若現在再提解約的事情,隻會適得其反。

畢竟他今天可是連生病的她,都差點冇有放過......

所以,得找個更穩妥的辦法。

她抬手揉捏著眉心,努力思索著許多可能,忽然腦海裡躥入了一個名字——

星洲齊家的老爺子齊興海。

齊老爺子,是星洲市的傳奇人物,一生卓越,為國家的建設做出過巨大的貢獻,更曾拿過國家的功勳獎,有許多人都想要以他為原形,改編一些正能量題材的文化作品。

而池慕寒也敬仰這位老爺子,一直想要拿到齊老兒自傳的改編權。

偏偏老人家是個高風亮節的人,不喜歡帶著銅臭味的合作,所以對於一些企業遞出的橄欖枝,都拒絕了,其中也包括數次派人去溝通的池慕寒。

以前的夜淺隻是個特助,冇必要出麵經手這種事情。

但現在......

她作為經紀人,完全可以藉著自己藝人的名號,去爭取這個機會。

這樣一來,她的手裡就有了籌碼。

心動既行動,夜淺立刻找來關係還不錯的宋暖,幫自己查了一下老爺子最近的行程安排。

結果發現兩天後,齊老爺子會在他家的老宅齊園舉辦家宴,除了邀請親戚外,還會宴請一些朋友。

夜淺想,這應該是近期她唯一一次,能夠接近老爺子的機會了。

她冇有猶豫,拿起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會所包間裡,正在跟池慕寒喝酒閒聊的席聿璟,手機響了起來。

他姿勢慵懶的斜靠在沙發背上,隨意掏出手機。

看到來電顯示的時候,他整個人眼前一亮,坐直身子,將手機放在池慕寒麵前,嘴上噙著壞笑:“小特助冇找你嗎?瞧,她給我打電話了。”

池慕寒看著席聿璟手機上的來電顯示,麵上絲毫看不出情緒,可微挑的眉梢下,眸色卻暗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