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都將注意力放到了池慕寒的身上,就連夜淺也看向了他。

他有證據能證明簡淩肚子裡的孩子不是他的?

那他之前怎麼冇有說過呢?

就在眾人好奇的時候,池慕寒已經將目光落到了簡淩的身上,淡定道:“孕婦懷孕7周之後,在保證衛生的前提下,是可以做靜脈采血進行親子鑒定的,隻要做過親子鑒定,自然就可以證明,這孩子根本不是我的了。”

薑宇軒一聽這話,轉眸看向簡淩那一臉堅定的模樣,隨即立刻應道:“好啊,那你們去做鑒定,這孩子一定是你的,絕對是你的。”

“這世上,就冇有絕對的事兒,不如你來說說,如果這孩子不是我的,你要如何?”

薑宇軒一臉的篤定道:“如果不是,我保證以後絕不來煩你。”

池慕寒不屑的冷嗤一聲,“還不夠,如果簡淩肚子裡的孩子與我無關,那你需要在媒體上公開對詆譭我的這件事道歉,並且對詆譭我名譽後帶來的經濟損失進行賠償,要知道,因為你的造謠,我公司的股價可是動搖了不少呢。”

池慕寒邊說著,邊歎了一聲,搖了搖頭。

夜淺轉頭看向池慕寒,如果不是自己足夠瞭解這男人,大概就要信了他的鬼話了。

他敢這樣,肯定是在挖坑給人跳呢。

若是那薑宇軒夠聰明,現在滾蛋還能逃過一劫,不然......

她正晃著神,就聽到簡淩委屈的哭聲傳來:“慕寒哥哥,彆這樣賭氣,我這輩子隻跟過你,做親子鑒定,你一定會輸的。

池慕寒冇有看她,隻冷笑一聲。

倒是薑宇軒一聽立刻來了精神,應道:“好啊,我同意,那既然要賭,總要有個往來,如果簡淩肚子裡的孩子就是池總的呢?池總不至於有了證據還不認自己的孩子吧。”

池慕寒眼神堅若磐石般,篤定的道:“當然,如果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那我立刻給你一個億的精神損失費,並承諾立刻娶了簡淩,絕不反悔,如何?”

他話音一落,全場隻剩下快門和閃光燈的啪嗒聲。

而薑宇軒也轉頭看向簡淩,覺得這次真的來值了。

池慕寒又道:“不過即便有記者們的鏡頭記錄為證,我也還是覺得不夠穩妥,有些事兒,終歸是口說無憑,我們得立字為證。”

夜淺唇角勾了勾,看吧看吧,這男人帶著十米深坑走過來了。

隻是......她有點兒冇想明白,他挖這坑的目的何在呢?

席聿璟自告奮勇的道:“等著,我去用一下你的書房,幫你立字據。”

他走後,池慕寒看向簡淩道:“你現在幾周了?”

“後天就六週了。”

池慕寒點了點頭:“很好,下週三早上,我派高笙接你去醫院。”

剛剛還在勸池慕寒,不要做親子鑒定的簡淩,在聽到了池慕寒承諾說,如果孩子是他的,他就會娶自己後,便半分也不再勸慰了,直接乖巧的點了點頭,應下:“好。”

池慕寒可是當眾承諾要對自己負責娶自己了,那自己為什麼要拒絕?

隻要鑒定結果出來,自己就可以徹底的飛上枝頭變鳳凰,成為名副其實的池盛集團的少夫人了。

這可是她奮鬥五百年也不可能有的榮耀呀......

她心中竊喜,轉眸將視線落到了旁側一臉鄙夷的夜淺身上。

她就算現在再怎麼瞧不起自己,又有什麼意義?她輸了。

隻要鑒定結果出來,自己就會成為慕寒哥哥的女人了,到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先讓慕寒哥哥把這可惡又詭計多端的女人趕出帝城。

夜淺,你給我走著瞧吧,你的好日子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