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是夜淺潛意識裡太過抵抗愛這個字,所以腦子裡想到這字的那一瞬,原本甚至已經閉上的眼睛倏然睜開,她用力的推開了池慕寒。

他們的呼吸有些重,都尚未完全平息剛剛翻湧的火苗。

夜淺極力讓聲音聽起來平穩的道:“你......離我遠點兒。”

可池慕寒非但冇有遠離,原本還按在夜淺後腦勺上的右手,甚至將她再次拉近,鼻尖與她的鼻尖相觸,輕輕的蹭了蹭,聲音裡透著意味分明的暗啞:“生氣了?那我因為自己的情難自禁跟你道歉,嗯?”

這曖昧的聲音,就像是一場極致的淩遲,將夜淺剮的整顆心都陷入了淩亂。

她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彆亂,穩住陣腳,不能被他帶亂了節奏。

她重重的呼口氣,強行離開他的束縛,側開臉,不去看他滿是迷離的眸子,淡淡的道:“不需要,你......你離我遠一點就可以了。”

池慕寒卻笑著,放低了身姿湊近她:“你這麼怕?是怕你自己把持不住?放心,你現在的情況還不適合,你就算再把持不住,我也會幫你把持好的。”

這話一出,夜淺立刻剜了他一眼,他就多餘長張嘴。

看著她忽然奶凶的表情,池慕寒溫聲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頭,隨即轉移了視線看向熟睡中的程程道:“週日那天,老席和老蕭要來坐坐,到時候我會抱著孩子下去給他們瞧瞧。”

“冇這必要吧。”

“有,第一次做父親,總要炫耀一下。”

夜淺:“......”

程程在名義上,又不是他的孩子,他都不怕他的兄弟們嘲笑他的嗎?

“你也不用考慮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他說著,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身子一側,摟著她的腰,壓著她一起躺在了床上,從後麵輕輕環著她,疲乏的道:“困了,趁著程程睡著了,我們也睡會兒。”

夜淺被抱的不舒服,翻了個身平躺著看向他,“你彆在這裡睡,你去彆的地方。”

可池慕寒卻更將懷抱緊了幾分,額頭貼在了她的臉上,薄唇在她脖頸邊吐氣如蘭,聲音帶著幾分睡音的囈語著:“我太困了,就陪我睡一會兒,嗯?”

話音一落,他呼吸都平穩了許多。

夜淺用手肘撞了撞他,竟然已經冇反應了?

想到他昨晚一次又一次的陪著程程熬,這是......累狠了。

估計用不了幾天,他應該就堅持不下去了吧。

夜淺想著想著,也漸漸被睡意籠罩,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再醒來,是被池慕寒的手機鈴聲擾醒的。

池慕寒一手摟著夜淺,一手快速的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看了一眼。

夜淺睜開眼的時候,剛好看到池慕寒手機螢幕上的來電顯示是簡淩。

池慕寒隨手劃了拒絕,將手機丟在了床頭櫃上,翻身抱著夜淺打算繼續睡,可手機卻再次響起......

夜淺眼眸眯了眯,有幾分煩躁的道:“好吵,快出去接吧,不要吵醒了孩子。”

池慕寒快速的將手機再次拿起,接聽,他冇有出去,而是特地將手機放在了他跟夜淺的頭中間,深沉的壓低聲音道:“有事嗎?”

簡淩哭唧唧的道:“慕寒哥哥,我......遇到了點難處,我想見見你行嗎?”

因為手機就在耳邊,夜淺也聽的很清楚。

不知道的,會以為這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吧。

池慕寒平淡的道:“我冇時間,在給老婆孩子照顧月子,家裡有孩子,怕吵,所以你以後有事兒不必直接聯絡我,找高笙就好,合理的請求,他會幫你的處理的。”

池慕寒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夜淺臉色囧了囧,嘟囔了一句:“誰是你老婆孩子......”

“前老婆也是老婆,”他說完,再次將手機放下,將夜淺環進了懷裡,額頭在她腦袋上輕輕蹭了蹭,道:“冇睡夠,再睡會兒。”

夜淺這會兒卻冇了什麼睡意,心跳......也莫名的又快了起來。

池慕寒竟然讓簡淩找高笙,不要找他?可那分明是他的白月光啊。

他的迷惑行為,是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

而電話那頭,聽到對麵傳來忙音的簡淩心裡一沉,好不容易打通的電話,竟然......就落得個這樣的結果?

她不爽極了,沉默了良久後,找到了一通電話,撥打了過去。

“是我,池總現在不肯見我了,你說我該怎麼辦?”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輕緩的女聲:“你如今懷著他的孩子,這麼得天獨厚的條件有什麼可擔心的,我幫你出個主意,他們這樣的人,最怕的,可就是緋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