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正不安的思索著對策,池慕寒的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打破了此刻的僵局。

他掏出手機時,夜淺剛好看到了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是馮悠悠......

她心裡重重的鬆了口氣,謝天謝地。

池慕寒冷睨了她一記,走到一旁接電話。

夜淺立刻趁機離開,回到了醫生的診室,遞上結果著急的問道:“大夫,怎麼樣?”

醫生看了看化驗單,“你這就是懷孕了,以孕酮指數為依據,至少四周以上。不過看現在的情況,是有一點先兆流產的跡象。”

夜淺心裡一亂,剛剛她一直在告訴自己,不會的,一定是她自己在嚇唬自己。

可現在......她冇法兒再自欺欺人。

她抬手,輕輕放在了小腹上......明明設置了那麼多障礙,可這孩子,怎麼還是這麼猝不及防的出現了呢。

想到剛剛大夫說過的先兆流產,她不安的問道:“大夫,我的孩子......是流產了嗎?”

醫生平靜的道:“你來得還算及時,冇有什麼大事,如果這孩子你想要的話,得吃幾天保胎藥,前三個月也得儘量注意避免劇烈運動,尤其是房事,一定要禁止。如果不要的話......”

聽到不要兩個字,夜淺的心尖兒一顫。

一直以來,她都是個孤兒,這孩子,是這世上,唯一一條跟自己血脈相連的生命,她怎麼會不要?

她要!

可懷孕這事,決不能讓池慕寒知道,不然,她非但決定不了孩子的去留,就連自己逃離的計劃也會無法實現。

現在才懷孕一個月,她都已經這麼提心吊膽,再拖一個月,難保不會被髮現。

所以,解除合約離婚的事,不能再拖了!

夜淺從急診出來的時候,池慕寒剛好也從外麵走了過來。

兩人四目相觸,夜淺愣了一下,他怎麼還冇走?

池慕寒想到剛剛夜淺對自己反抗的態度,聲音透著極其不善的冷意:“看完了?醫生怎麼說。”

夜淺莫名心虛,怕自己如果不回答,他會去問醫生,便冷冷的道:“盆腔炎,加上剛剛淋了雨,受了寒,又來了例假,所以才引起的疼痛,大夫開了藥讓回去吃,禁房事,好好休息。”

池慕寒冷嗤:禁房事,這纔是她最想要的吧?

夜淺現在隻想儘快離開這裡,便繞過他,虛弱的往車邊走去。

兩人回到車裡,夜淺直接側過身,背對著他,看著窗外一言不發。

池慕寒雙眸微眯,拽著她的手臂,強迫她麵向自己,神情嚴厲的冷凝著她:“夜淺,我親自把你送到醫院來,這就是你對我道謝的態度?”

道謝?

此刻,已經跟池慕寒撕破臉的夜淺,早就不在意他的情緒和態度了,她冷漠的凝著他:“是要謝池總送我的生病大禮包嗎?也對,如果不是池總從來不尊重彆人的意願,我現在也不會受這份兒病痛折磨,所以我是得謝謝您。”

池慕寒麵色一寒,他的確冇想到,夜淺竟會因為一條破項鍊發了瘋,且一發不可收拾。

自她翻臉不認人後,整個人身上,倒的確有了點兒跟木頭不一樣的人氣兒。

可這叛逆的樣子,實在是讓人厭惡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