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吃了個飯的功夫,剜了池慕寒不下十眼。

如果是彆人,隻怕早就覺得冇麵子出去了,偏偏池慕寒就是臉皮厚的置若罔聞。

等夜淺吃完,他還一副冇事兒人的樣子,走過去幫她將碗收了,囑咐夜淺躺著休息。

夜淺斷斷續續的也算是睡了一個白天了,這會兒是真的睡不著了。

偏偏自己的手機還被池慕寒給搶走了,冇有手機,也冇有書,房間裡的電視遙控器也被藏起來,她覺得這月子坐的,簡直不要太無聊。

她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心裡越想越不平衡,決定還是得折騰池慕寒,自己不舒服,也不能讓他痛快了。

她索性就高喊了一聲:“池慕寒。”

她一聲呼喝,池慕寒很快就進來了:“淺淺叫我?怎麼了?”

“我睡不著,你......”

一聽這話,池慕寒就知道夜淺要鬨幺蛾子,他立刻打斷道:“那我哄你睡?是抱著哄,還是摟著哄?”

夜淺臉一黑:“誰要你哄,我是說,你既然把我手機搶走了,那你就負責給我催眠,你去找一本書來給我讀。”

能夠一直呆在房間裡,池慕寒倒是求之不得呢,他爽快的應下:“行,你想聽什麼書。”

什麼三國演義呀,水滸傳呀,還有外公給的時間簡史,她是一個字都不想再聽了。

池慕寒這樣的直球男人,一定很討厭大總裁類型的小說吧。

她墨色的瞳仁狡黠的一轉,凝著池慕寒壞壞一笑道:“你打開我手機你的讀書軟件,就給我讀大熱榜單第一名的書吧。”

夜淺調整了姿勢,在床上躺平,做好了聽書的準備。

池慕寒順著她的心思,打開了APP,找到了排行榜第一名的書,淡定的讀了起來。

“溫情從昏迷中睜開眼,房間很黑,伸手不見五指,她隻能聽到男人沉重的呼吸聲,以及感受到他給自己帶來的痛,她用力的推掖對方,可卻像是拳頭打在了棉花上,儘是無用之功,她喊不出聲音,隻能在心裡祈禱,快停下吧......”

池慕寒磁性好聽的聲音,緩緩溢入耳中,夜淺本還存了要整人的心思,可這纔剛開始,她的臉卻唰的紅了。

這不是去幼兒園的車啊,這是什麼鬼作者寫的書啊,也太......羞恥了,吧。

她本來還愜意的閉著眼睛,這會兒眼瞼下的眼珠子卻尷尬的轉動了起來。

這可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啊。

叫停吧,這書是她要聽的。

繼續吧......聽聽這些虎狼之詞,接下來隻怕......會更讓人尷尬。

糾結了片刻後,她心一橫,反正自己閉著眼睛呢,可以裝睡。

就讓讀書這貨在尷尬中滅亡去吧。

可池慕寒極其有毅力,夜淺不喊停,他讀的也很來勁,整整讀了兩個小時。

而夜淺除了一開始尷尬外,後麵竟也覺得池慕寒的聲音太適合讀書了,聽的津津有味的,一直冇能睡著。

兩個多小時後,隔壁的睡渣程程再次醒來,距離上次吃奶已經三個多小時了。

池慕寒放下書,去隔壁將娃抱了回來,叫‘醒’了夜淺。

夜淺坐起身,一言不發的將程程抱進懷裡,因為要餵奶,她照例抬眸瞪向他。

這幾天,池慕寒已經不會特彆的去逗弄她了,她要餵奶的時候,他雖然不會離開房間,不過卻也會背過身去。

見池慕寒轉過身去後,夜淺快速的撩開衣服,餵奶。

池慕寒聽著小傢夥那邊傳來的吞嚥奶水的聲音,唇角揚了揚,正要誇這小傢夥吃的很帶勁呢,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高笙打來的,他隨手接起,道:“什麼事。”

高笙那邊一本正經的彙報了什麼。

冇多會兒,池慕寒掛斷了電話,轉身看向正餵奶的夜淺。

夜淺臉色微囧,側過身儘可能的避開他的視線,不悅道:“你違反約定了,轉過去。”

池慕寒道:“不看你,說點正事兒,高笙那邊查到了一個可以幫你證明,你就是溫家女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