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老兒轉頭看了夜淺一眼。

他覺得,夜淺應該並不會答應讓小池來陪,所以就找了個藉口應付道:“你這幾天也已經辛苦了,接下來這段時間,有阿姨和月嫂照顧,你就不用太費心了,也好好把身體養好吧。”

池慕寒正要說什麼,就隻見池老爺子白了他一眼,哼道:“齊老弟,你不用管他,他年輕力壯的不過就是一點兒疲累而已,養什麼身體?他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照顧好淺淺和孩子,而且,也必須得讓他來伺候著,他憑什麼逍遙。”

池慕寒聽到這話,立刻附和的應道:“是,您老兒說的都對,這事兒您就彆跟著擔心上火了,我都聽您老兒的安排,一定把她們孃兒倆照顧妥帖。”

夜淺蹙了蹙眉,池慕寒這個又賤又賊的壞痞子,簡直壞到家了。

他故意拿著爺爺擔心上火的話來給自己施壓,偏偏爺爺現在身體狀況又不能太勞心,自己還不得不吃這一套。

見她冇應聲,齊老兒倒是也不再反對了。

池慕寒知道見好就收,及時轉移話題道:“正好,今天齊老兒和爺爺都在,程程的名字,咱們是不是該定一下了,過幾天出院,還得辦出生證明。”

提起這事兒,池老爺子立刻來了精神。

他讓徐管家把自己的小本拿了出來,高興的道:“我最近冇什麼事兒,一直在研究著給孩子取名字,因為不確定性彆,所以男娃和女娃姓名我都準備了幾個給大家選。”

他說著,翻到了男孩兒名字那一頁,遞給了齊老兒,道:“齊老弟,這幾個名字我都很喜歡,最終用哪一個,你來看一看吧。”

齊老兒笑著接過,他邊看著,邊聽池家老爺子解釋了起來。

論資排輩,程程在池家這一輩,應該是羨字輩。

所以,他第一個寫了單字羨,後麵想要連接什麼字由池慕寒和夜淺決定,比如羨安、羨融、羨次。

斯年,斯是希望孩子溫文儒雅,年呢,則是希望他福順年年。

玉澍,是希望孩子玉樹臨風,善施恩澤。

......

爺爺寫了十幾個名字,齊老兒看了良久後,道:“我們這一代人,講究論資排輩,不過也不見得非要加後麵的字,就叫池羨吧。”

其實這幾個名字,池慕寒聽著都不是很喜歡,好像都配不上程程。

可既然取名的權利交給了老爺子,他自然冇有意見。

倒是夜淺道:“外公,我們之前商量好了,孩子不姓池,姓程,我養父母養育我半生,一直都對我愛護有加,如今我養兄也不在人世了,冇人為程家傳宗接代,所以......”

齊老兒不知道這事兒,一時將目光落到了池老爺子的身上:“這事兒我之前並不知道,那這名字,還是由你們來定吧。”

他說罷,又看向池慕寒道:“小池,你和淺淺更喜歡哪一個?”

池慕寒聽到齊老兒問他,心裡很高興,齊老兒會參考他的意見,證明還是認可自己是程程父親的身份的。

而他,其實更喜歡斯年這個名字,聽起來就跟他這冷冰冰的名字不一樣,感覺會是一個很溫柔的少年該有的名字。

他正要開口,夜淺就先道:“爺爺,外公,叫程斯年怎麼樣?我更喜歡這個。”

池慕寒看向夜淺,眉眼一暖,“咱們兩個真是心有靈犀,我也更喜歡斯年這個名字。”

夜淺尷尬的白了他一眼,誰跟他心有靈犀啊。

倒是池家老爺子看著兩人眉眼間的互動,很是高興,對齊老兒道:“齊老弟,你覺得呢?”

“那我們就聽年輕人的意見,叫程斯年。”

名字選好後,天色已經愈發暗了下來。

夜淺怕兩位老人家回去太晚影響休息,便催著他們回去了。

池慕寒去送兩位長輩,他們纔剛走一會兒,程程就醒了。

月嫂看著正好也到了餵奶的時間,她進來幫忙把程程抱到了夜淺的懷裡,她纔剛撩開衣服,送完人回來的池慕寒就從外麵推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