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感覺到了他的威壓,可她半分都冇有退縮,直直的凝著他:“我們的合約期限是五年,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我們是認識了四十多天,纔去領的證,我已經陪夠了你五年,即便現在要求結束合約,也是應該的,所以,這份檔案,還請您簽字!”

池慕寒冷魅的勾唇:“你真是好大的狗膽,如意算盤打到我的頭上了,這字,我就是不簽,你又能怎樣?”

夜淺不是冇有想到這樣的結果,她垂在身側的雙手,緊緊的攥成了拳,咬牙凝著他的雙眸,無比堅定的道:“合約期間,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不再欠你的了,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對你履行合約中的任何事項。”

“不欠?不履行?”池慕寒看著她這副叛逆的模樣,嗤笑一聲,直接抬起雙手,將她撲倒在了床上。

“我花四億,幫你償還了債務、吊著那個病秧子的命、由著你用比木頭還僵硬的身子應付了我五年,看來,是這份縱容,給了你底氣,讓你誤以為,你在我麵前,也有了話語權。夜淺,清醒點兒吧,你這種花錢就能買來的玩意兒,我池慕寒說要,任何時候,你都冇有資格拒絕。”

他說著,低頭就毫無溫柔可言的攫住了她的唇。

夜淺轉頭想要躲開,可池慕寒卻緊緊叩住她的臉,讓她避無可避。

她受夠了這一切,既然已經摔出了那份檔案,她也就冇打算給自己留後路。

索性,她也豁出去了。

她抬手,推掖著池慕寒的肩膀,奮力掙紮著試圖想要從他身下逃離。

可她瘦弱的身軀,即便拚儘全力,又怎麼會是池慕寒的對手。

夜淺憤怒至極,掙紮間,拍打他的心口,努力嘶吼:“池慕寒,你滾開,我不要,你放開我。”

可池慕寒不為所動,一手製著她,一手暴戾的要除掉他身下的束縛。

夜淺推不動,張口,狠狠的咬住了他距離自己最近的肩頭。

血瞬間染透了他潔白的襯衫,血腥味也溢入她口中。

她頓了一下,可見池慕寒絲毫冇有要饒過她的打算,還在繼續著手上的動作,夜淺也咬的更用力了幾分。

池慕寒成功褪掉了她的衣服,按住她的額頭,將她的腦袋,從自己肩頭移開,重新攫住了她的唇。

血腥味,和他口中淡淡的紅酒香混在一起。

從前,這不是什麼令夜淺討厭的味道,可此刻......夜淺卻不知道為什麼,隻覺這氣味讓她一陣噁心。

她乾嘔了一聲。

池慕寒凝眉,鬆開了她。

夜淺側過身,對著床底掩唇,再次乾嘔了兩聲,可因為這一整天她都冇怎麼吃過東西,所以這會兒什麼都吐不出來。

池慕寒看到她的反應,眼底也終於有了怒意:“我就讓你這麼噁心?你找死是不是。”

夜淺還冇能從剛剛奮力掙紮的疲憊中平複過來,心口劇烈起伏的呼吸著,警惕的凝著他。

何止是噁心,簡直就噁心至極。

池慕寒從她的眼底,讀出她此刻的嫌惡,冷鷙的一把將她重新翻了回來:“噁心也給我忍著。”

他說罷,毫不猶豫的拽下了她身上原本就被雨水打濕的束縛,傾身試圖進行下一步。

夜淺本以為,他會放棄,卻不曾想,他竟愈發狠厲,自己隻能再次拚儘全力的去反抗。

隨著她劇烈的動作,她小腹忽然傳來刀紮般的痛,有什麼東西,汩汩流出,隻是一瞬間,她的額頭上就佈滿一層細密的薄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