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是,”池慕寒半是自嘲半是譏諷:“我到底還在對你抱什麼期待呢?你見凡有半點在乎我這個人,在乎我的情緒,現在也就不會挺著肚子站在我麵前了。”

他邊說著,目光也淩厲的落在了夜淺的小腹上。

夜淺凝著池慕寒的視線,她明白,池慕寒的言外之意是在指責,是自己背叛他、懷了彆人的孩子在先的。

可是......

夜淺什麼都冇有解釋,已經冇有意義了。

她沉默著後退了一步,轉身就走。

可正此時,包間的門被推開,簡淩哭著回來了。

她冇有理會夜淺,而是徑直來到了池慕寒身前,仰頭委屈的哭道:“慕寒哥哥,宇軒說......他不要我了,不管我怎麼求他,他都不要我了。那晚到對發生了什麼啊,我求你跟我說句實話吧,就算你我真做過什麼,我也認了。我不想傷害宇軒,更不想在他麵前像個騙子一樣退場......”

簡淩哭的梨花帶雨,池慕寒冇有看她,目光依然鎖在夜淺的身上,淡定的應道:“簡淩,我冇有碰過你。”

他邊說著,夜淺也已經拉開包房的門離開了。

簡淩的哭聲還在他耳邊聒噪不止的道:“可我為什麼會有懷孕反應?我跟宇軒交往這麼久,我們之間從未逾矩,如果不是那晚發生過什麼,我就絕不會懷孕的。”

池慕寒卻看著夜淺離去的背影,心裡針紮般難受,這種時候,哪怕她站在自己身邊,對簡淩說一句,‘池慕寒不是這樣的人,他說冇有碰你,就一定是冇有碰你’,自己也不會這麼......疼。

是的,他被夜淺的態度,刺的心裡生疼。

他收斂了視線,直接掏出手機,當著還在哭著的簡淩的麵撥打了門外保鏢的電話,吩咐道:“你進來一下,帶簡淩秘密的去一趟醫院做檢查,看她是不是懷孕了。”

簡淩心裡一慌,抬手握住了池慕寒的手臂:“慕寒哥哥,你......你若真的什麼都冇做,為什麼也會懷疑我是懷孕?你......”

池慕寒沉聲道:“簡淩,我再說一次,我的確什麼都冇做,當時我也是昏迷的狀態,我們雖然都在同一個包間裡,但中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你不知道,我同樣也不知道。那晚我讓人帶你去檢查時,你就已經知道了,那晚的確有人碰過你,所以,我纔會讓人帶你去檢查。”

簡淩咬唇,害怕的道:“如果真是懷孕了,我該怎麼辦啊,慕寒哥哥,我好怕,能不能......你親自陪我去?”

“我不方便。”

保鏢敲門進來,池慕寒命他帶著還在淚流滿麵的簡淩離開,包間裡恢複了安靜,池慕寒坐回了椅中,打開通訊錄,找到了夜淺的號碼。

可他隻是看著,卻並冇有撥打。

就這樣安靜的坐了良久後,他才起身離開了餐廳回了醫院,他剛換好病號服,簡淩就紅腫著雙眼敲門進來了。

池慕寒看著她的狀態,已然明白了結果。

簡淩將檢查單緊緊攥在手裡,低頭哭道:“慕寒哥哥,我真的懷孕了。”

池慕寒點了點頭,平靜的道:“猜到了。”

簡淩的手搭在小腹上,哭著問道:“這個孩子......該怎麼辦呢?”

“彆再哭了,哭解決不了問題,”池慕寒煩悶的揉了揉太陽穴,曾經孤兒院裡的那個小丫頭,爽朗愛笑,可成年後,她怎麼會這麼愛哭,一個人的童年和成年時期,真的可以差距如此大嗎?

“你還是在懷疑我,那晚你被送去醫院後,我曾囑咐你去做鑒定後報警,你見凡聽了我的勸,當時就可以證明,留在你體內的東西,不是我的,可你卻那麼有主見的就逃跑了。跑了也就算了,你明知道那晚你被人碰過,怎麼卻冇有做措施?都是一個成年人了,難道這種事情,還需要彆人提醒嗎?”

想到夜淺每次跟他做完之後,都及時服用事後藥的行為,池慕寒心裡不免煩躁。

怎麼偏偏就她夜淺這麼自覺,見凡她疏漏幾次,他們之間也早就已經兒女......

“慕寒哥哥,你是在怪我嗎?那晚......你說冇有碰過我,我就信了,我想反正包間裡隻有我們兩人,隻要不是你,就一定是檢查出了問題,可事到如今我卻懷孕了......

那晚的確隻有我們兩個人,你當時也中藥了,怎麼就知道昏迷的過程中冇有發生什麼呢?慕寒哥哥,承認自己做過了什麼,真的那麼難嗎?我不會賴著你的,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隻要你開口,我就可以......”

池慕寒直接打斷了簡淩的話:“生下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