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欣賞的挑了挑眉心,有誌氣。

“搶溫氏這件事,我可以幫你......”

“不用了,”夜淺直接打斷了池慕寒的話:“搶溫氏並不急於一時,眼下最需要做的,是先確定我到底是不是溫卓卿的女兒,有了這層關係,才能決定我要不要做這件事,更何況,如今更著急的不該是我,而是溫家人。”

池慕寒抓了溫家派來的人,並用不光彩的手段,威逼利誘對方說出了一切。

一邊是齊家的威脅,一邊是池家光明正大的助力,溫家現在應該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正不知所措著。

這壓力先讓他們慢慢受著,而自己......預產期就在眼前,趁這個機會,正好安安穩穩的先好好把孩子生出來,其餘的事情,都可以靠後站。

池慕寒應下,說好了會跟他一起去找證明她就是溫卓卿女兒的辦法。

正事兒聊完,夜淺打算離開,池慕寒卻拉住了她。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簡淩發來資訊,說晚上五點在竹園吃飯。”

夜淺直接拒絕道:“答應她的是你,不是我,我為什麼要去?”

“你不是因為不熟不肯去,而是不敢,因為你覺得我喜歡簡淩,簡淩又有了男朋友,我帶著你去,是為了做擋箭牌的,對吧?你怕自己被簡淩比下去,所以纔不敢去的!”

“簡直就是胡說八道。”

“如果我真是胡說八道,那你有什麼好怕的,不過一頓飯而已,你不去,就是不敢。”

夜淺嫌惡的睨著他,她大概能猜到,池慕寒這麼胡說八道,是為了激自己。

不過他激將成功了。

夜淺倒也不完全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是不敢纔去的,她更多的是好奇簡淩接下來的計劃的。

對方的目的,分明就是池慕寒,她這樣用男朋友做了幌子後,接下來是想如何出手?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池慕寒換下了病號服,穿著便裝帶著夜淺一起來到了距離醫院不遠的一家網紅餐廳,竹園。

兩人進了一間竹林風的包間時,簡淩和薑宇軒已經到了,簡淩熱情的招呼著兩人落座。

池慕寒拉著夜淺坐在了自己身邊,而簡淩和薑宇軒則坐在對麵。

薑宇軒幫幾人倒了茶後,簡淩看著薑宇軒,一臉喜愛的道:“宇軒,謝謝你幫我照顧慕寒哥哥和夜小姐哦,來,你也快喝杯茶吧。”

薑宇軒寵溺的道:“我是你男朋友,你的哥哥就是我的哥哥,這不是應該的嘛。”

簡淩順勢挽住了薑宇軒的手臂,滿臉嬌羞:“嗯,有你真好。”

夜淺挑眉看著眼前兩人略顯做作的秀恩愛,又側眸看了池慕寒一記,饒有興致的端起茶杯,打算喝口茶繼續看戲。

誰知道池慕寒卻隨手就搶下了她的茶杯,一臉嚴肅的蹙眉道:“你一個孕婦喝什麼茶,要水還是果汁?”

夜淺愣了愣,轉頭有些意外的看向他,因為她並冇想到,這種時候了,池慕寒竟然還會有注意力關心到自己的事情。

不過再想到剛剛簡淩和薑宇軒秀的恩愛......

她眉眼一轉,池慕寒不是在利用自己刺激對方吧?

她收回了看向池慕寒的視線,語氣寡淡的道:“水。”

池慕寒親自給她倒了一杯,遞到了她麵前。

對麵簡淩乖巧的笑著道:“慕寒哥哥對夜小姐這麼好,一定還是很愛很愛夜小姐的對吧?”

池慕寒想到簡淩之前說過,會儘量幫忙撮合兩人,便清了清嗓子,淡定的道:“有些人要是能像你這麼開竅就好了。”

簡淩對著夜淺笑道:“慕寒哥哥這麼好,夜小姐一定會想通的。”

她話音才落,服務員進了包間開始上菜了。

第一道菜擺在桌上的時候,簡淩蹙了蹙眉,抬手捂住了鼻子,有些嫌惡的嘟囔道:“這菜怎麼有股奇怪的味道。”

服務員解釋說,“客人請放心,我們店裡的菜都是今天剛采購的新鮮的菜,不會有問題的。”

再等第二道菜放下時,簡淩反應更激烈了幾分,乾嘔了兩聲,看著桌上的三人問道:“你們冇有聞到難聞的氣味嗎?我怎麼聞著這個,這麼想吐。”

而剛剛還在跟她恩愛的薑宇軒看著眼前的簡淩,已然有些變了臉色。

池慕寒也審視的看著她。

隻有夜淺,水杯還輕貼在唇邊,悠然的喝了一口,原來,這就是這女人的目的,還真是鴻門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