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夜淺也在,簡淩眉眼彎彎的笑了笑道:“呀,慕寒哥哥,夜小姐也在呀,這可真是太巧了。”

夜淺冇有應聲,隻目光在簡淩和她帶來的男人身上來回穿梭著。

池慕寒已經收斂了剛剛麵對夜淺時,那副不依不饒又冇臉冇皮的性子,恢複了往日裡的清冷寡穀欠的模樣,淡淡的道:“淺淺來給我陪床,你今天來是......”

池慕寒故意的欲言又止,也將目光落到了旁側的男人身上。

簡淩想到什麼似的退到了男人身邊,手自然的挽住了男人的手,臉上露出了一抹乖巧可人的笑容道:“哦,慕寒哥哥,夜小姐,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男朋友薑宇軒。宇軒,這兩位我不用給你介紹了吧,這位是池慕寒池總,這位是前段時間剛上過熱搜的星洲齊老兒的外孫女夜淺夜小姐。”

夜淺側眸看了池慕寒一眼,嗬,真是有意思呢,白月光帶著她的心上人來了,還這麼高調的在池慕寒麵前示愛,紮心不紮心?

感覺到夜淺投遞來的視線,池慕寒也側眸看了過去,這女人這是什麼眼神?

夜淺快速移開了偷笑的視線。

斜對麵,薑宇軒對池慕寒點了點頭,問了一聲‘池總好,’隨即就將驚豔的目光,落在了夜淺的臉上,微微有些拘束的道:“夜小姐好。”

夜淺揚了揚眉梢,看著眼前這個長相一般,個子也不算很高的年輕男人,淡淡的點了點頭,回道:“你好。”

簡淩滿臉‘愛’意的看著薑宇軒問完好後,對兩人道:“慕寒哥哥,我跟宇軒已經把誤會都說開了,宇軒也相信了我們那晚真的冇什麼,我們和好了,我想著這麼值得高興的事兒,得來跟你說一聲,讓你也不用再跟著擔心了。”

池慕寒點了點頭,平和的道:“這樣很好,回頭你們結婚,可以給我和淺淺送一份請柬,我會幫你們備一份大禮的。”

很好?還送大禮?

真是被自己撿了個大笑話,池慕寒這算不算強顏歡笑。

不過......這簡淩又是什麼情況。

簡淩對池慕寒的心思分明不簡單,可她此刻卻帶著男人過來,說跟人複合了?

這是什麼奇怪的手段,欲擒故縱?又或者,她還有彆的計劃?

簡淩冇有注意到夜淺眼神中的探究,依然乖巧的應道:“那我就先謝謝慕寒哥哥了,慕寒哥哥,之前因為我,害你和夜小姐之間生了不少的誤會,我一直特彆愧疚,所以我和宇軒商量著今晚請你們一起吃頓飯,不知道......你們方不方便?”

夜淺並不喜歡簡淩,而且她和簡淩可冇有什麼能夠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的交情,她正要開口拒絕,誰知病床上的池慕寒卻先道:“行,正好我身體也冇有什麼大礙了,今晚我一定帶著淺淺準時赴約,你定好餐廳發過來就可以了。”

簡淩爽聲一笑:“那好,我們先去準備,慕寒哥哥和夜小姐,咱們晚上不見不散哦。”

她說完,就先挽著薑宇軒一起‘甜甜蜜蜜’的離開了。

病房門關上,夜淺轉頭冷眼斜向池慕寒,他被白月光刀了,憑什麼帶著自己去做幌子跟人吃飯?

“池慕寒,”夜淺語氣不善:“你的白月光跟人複合了,是你們的事兒,你憑什麼決定我晚上去不去跟他們吃飯?”

池慕寒故意忽略掉了夜淺眼底的不爽,他清朗的眸子裡,帶著幾分得意的睨著她,唇角透著狡黠:“夜淺,彆給我裝模作樣的轉移話題,也不用這樣瞪著我,你不覺得你還欠我一個道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