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還問!

不過她冇有跟對方一般見識,而是淡定的走到了病床邊,迎視著池慕寒始終鎖在自己臉上的視線,問道:“你要酸我多少句才能說正事兒,抓緊時間酸,酸完趕緊開始正題。”

池慕寒眉心一冷,看著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隨意模樣,有種拳頭捶在了棉花上的惱意。

他原本一張俊逸出塵的臉,此刻卻處處透著冰冷,語氣玄寒的氣道:“我酸你?這麼多天了,你不來看我也就算了,可如今也算是你要有求於我了,你到底還在傲氣什麼?我池慕寒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兒,值得你這樣大張旗鼓的踐踏我?”

夜淺麵對他的指責,表情無比平靜的道:“如果你非要這樣想,我也冇有辦法,我隻是在按照我們如今的關係,跟你保持該有的距離而已。”

“你......”這女人跟誰學的這渣裡渣氣的話:“很好,那你來說,你跟我是什麼關係?”

夜淺聳肩坦然道:“以前我算得上是你心裡那位白月光的替身之一,而現如今嘛,我們是什麼關係都冇有的關係,算是......認識的陌路人?”

“夜淺!”池慕寒快要被這女人氣瘋了。

他自己在這邊掀翻了驚濤駭浪,氣的渾身疼,可這女人卻始終麵色平靜,壓根不在意分毫,原來從始至終,小醜隻有他自己而已。

他重重的歎息一聲,調整了情緒後,也懶得再跟她生氣,反正最後氣瘋的隻有自己。

他直接從床頭櫃上抓起一份檔案丟在她麵前,冷冷的道:“我懶得跟你講道理,自己看。”

夜淺都已經做好了他會找半小時茬的準備,倒冇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翻篇了?

她抬手接過檔案,立刻打開看了起來。

當看到池慕寒調查到的她的父親最可疑的人選,竟然是帝城溫氏集團的二爺溫卓卿的時候,夜淺整個人都懵了。

她繼續往下翻看,這後麵記錄的,是溫家的情況。

當年,溫卓卿的爺爺娶了兩房女,而溫氏集團靠的是正室,也就是溫卓卿奶奶家的家族勢力創建的,所以溫氏的第一任總裁,就是溫卓卿的父親。

溫卓卿的父親去世後,溫氏集團的經營重任自然而然的,就交到了溫卓卿這個獨子的手中。

而溫卓卿一直未婚,冇有子嗣。

十五年前,他忽然失蹤後,溫家也暫時交到了他堂哥溫卓恒手中代為管理,這一管就是十幾年。

夜淺抬手揉捏了一下眉心,心中有些疑惑的看向池慕寒問道:“我父......不對,還不能確定他就是我父親。溫總他失蹤了是嗎?有冇有查到他為什麼會失蹤?”

池慕寒看到夜淺眼底的狐疑,就知道她忘記了幾個月前自己給她看過的那份資料了。

他沉聲道:“溫總不是失蹤,是去世了。”

夜淺眼眸一縮,雖然還不確定溫卓卿就是自己的父親,可......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她心裡還是刺痛了一下。

“去世?你確定嗎?”

池慕寒看到夜淺忽然沉痛的臉色,原本還有些生她氣的情緒,漸漸收攏了幾分,平靜的道:“你還記得幾個月前,我曾經給過你的那份,十幾年前自殺的男人名單嗎?”

夜淺眉心一沉,她......記得那份檔案,可卻不記得裡麵的人都有誰了,難不成......

池慕寒道:“最底下有那份檔案,你打開看一下吧。”

夜淺快速的將檔案從後麵抽出,打開。

當看到溫卓卿的個人資訊和照片時,夜淺握著檔案的手指倏然用力了幾分,紙張邊緣也隨之起了皺褶,聲音有些虛空的道:“所以,他不是失蹤,而是......”

自殺了。

他為什麼會自殺?

池慕寒點頭,直接道:“對,他是跳樓自殺的,我覺得之前一直出現在你噩夢裡的那個跳樓的男人,極有可能,就是他,而你受刺激,多半也是因為如此。

隻是......我冇有想明白,你分明是出生冇多久就被人抱走了,可當時為什麼卻會跟你自殺的父親在一起?而且,還有一件事也很可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