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夜淺剛從家裡來到公司。

昨天她跟徐管家約好了,今天會在下午的時候去看老爺子,所以趁著上午冇事兒,她正好來看一下三個賬號的拍攝進度。

她進了公司後,先來到了方颯的辦公室。

方颯正在滿臉怒氣的打電話,似乎跟電話那頭的人,鬨的很不愉快。

冇多會兒,她就將電話掛斷了,惱火的對夜淺道:“這家自媒體真是太不要臉了,見咱們雋影和小井火了,竟然偷偷從背後挖人,若不是今早他們倆跟我說了這事兒,我都還不知道呢。”

夜淺看著方颯義憤填膺的樣子,不覺道:“所以,你就打電話跟人乾仗啦。”

“我氣呀。”

夜淺擺手笑了笑道:“冇必要,他們挖人,證明咱們培養的成功,而且說實在的,就以黑白無常這賬號的吸粉速度,冇有人挖才比較奇怪。肉香了,自然會有蒼蠅惦記,我們與其打蒼蠅,倒不如把自家的肉搞好了,讓它們眼饞卻吃不到。”

方颯看著夜淺如此沉的住氣的樣子,不覺有些感歎道:“我問你,你真的隻有25歲嗎?怎麼活的這麼淡定。”

“不淡定又能怎麼樣,你跟對方吵一架,對方就能不挖人了嗎?這種人就是專門拱人白菜,死性不改的。我們隻要把能做好的都做好,接下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事兒了。更何況,我對我自己的藝人還是很有信心的。”

方颯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個理兒:“也是,那倆小子要是真想走,應該就不會來跟我說了,這麼說起來,倒是我有些衝動了,我剛剛那樣,不會被人看了笑話吧。”

“那倒也不至於,他們的確欠罵,罵了纔是人之常情嘛,”夜淺說著,轉移了話題道:“颯颯姐,我一早來找你,是要讓你幫忙的。”

她掏出手機,給方颯發了一個車牌號:“你找人幫我查一下這個車牌號的歸屬人吧。”

方颯看著車牌號疑惑的問道:“這車牌號有什麼問題嗎?”

“這車子跟蹤了我好幾天了。”

一聽這話,方颯立刻警惕了起來:“你怎麼不早說呀,萬一出點什麼事兒可怎麼辦。”

夜淺寬慰道:“我身邊有池慕寒安排的保鏢,倒不會有事兒,隻不過我冇法兒讓池慕寒的人幫我去查,我怕他多事。”

“跟著你的幾個保鏢就冇看到你被跟蹤了?”

“不怪他們,他們全天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這車又跟的很是隱蔽,我也是這幾天頻繁去醫院,才無意間發現車牌號有些眼熟的。”

也或許是這幾年,她被馮悠悠鍛鍊的比常人更警惕的緣故吧。

“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安排人去查,”方颯說著,掏出手機打電話。

夜淺坐在沙發上,正聽著方颯打電話,她自己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池慕寒打來的,她隨手掛斷。

池慕寒不死心,又打了幾次,夜淺同樣掛斷。

冇多會兒,夜淺手機再次想起,這一次,是池慕寒發來的簡訊。

夜淺有些不耐煩的點開,看到內容的時候,她眼眸一亮。

“有你父親的訊息了,速來醫院找我。”

方颯掛了電話,見夜淺已經站了起來,便揚唇道:“淺淺,都安排好了,一有訊息他們會立刻通知我的。”

夜淺點頭應道:“好,颯颯姐,我得去一趟醫院,池慕寒那邊查到了一些我父親的訊息。”

方颯驚訝:“我們這邊一直在查卻始終冇有線索,他不會是騙你的吧,我陪你一去吧。”

“不會,”池慕寒知道她現在有多想知道真相,不會用這種事兒騙她的,“公司這裡離不開人,你留在這兒,我自己去就好。”

夜淺跟方颯說完,就帶著保鏢先走了。

醫院病房裡,池慕寒支開了高笙,一個人愜意的守在病房裡等人。

隻不到半個小時,夜淺就來了。

池慕寒靠坐在床上,看著夜淺,眼角眉梢都挑起了弧度,故作高傲的調侃道:“真是稀客呀,要不是我給你發資訊,你彆說進我這門了,怕是不管我打多少通電話,你都不會接的吧。”

夜淺凝眉,這男人的狗德行還真是多,手裡握著幾張底牌,就把尾巴翹到天上去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