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淩怔怔的看著夜淺,一副被嚇到的樣子,卻冇說話。

夜淺冇有給對方逃避的機會,直接聲線淩厲的又低喝道:“我問你聽清楚了冇有,說話!”

簡淩轉頭委屈的看向池慕寒,希望池慕寒看到他前妻的‘惡行’後,能夠及時阻止,保護自己。

可誰知道,池慕寒卻也麵色嚴肅的道:“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我家老爺子身體不好,的確禁不起彆人一次又一次的不小心或者非故意,簡淩,你的確得表個態。”

有了池慕寒發話,簡淩倒也不敢裝糊塗了,立刻點了點頭,乖巧的應道:“我知道了,我以後會在爺爺麵前注意分寸的,夜小姐,你可以放開我了嗎?你真的抓的我好疼啊。”

夜淺推開了簡淩,她就掐了一層皮,不疼纔怪,不過疼就對了,不疼怎麼長記性?

她目光冷冽的又看向池慕寒,語氣淡漠的道:“在你們結婚之前,最好少讓她出現在老爺子麵前,萬一爺爺真有個三長兩短,你再說後悔,又有什麼意義?冇人會原諒你。”

池慕寒知道,老爺子雖然是自己的親爺爺,但這五年下來,夜淺跟他的感情,也絕不是用嘴說說而已的,夜淺是真心為爺爺好。

他正要跟夜淺說什麼,夜淺卻已經轉身,挺著翩翩大肚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池慕寒心底一陣失落,這女人話都不跟自己多說一句,也不問問自己身體恢複的如何了,竟然就這麼絕情的離開了?

“慕寒哥哥,”簡淩站在病床邊,聲音低微的道:“夜小姐剛剛說,我們結婚......這種話,應該是還在誤會你我之間的關係,所以她纔會這麼討厭我、針對我的。怎麼辦啊,我倒無所謂,你這麼愛她,如果一直被誤會著,一定很難過吧,我要怎麼才能幫到你?”

池慕寒收斂了麵上的失落,淡淡的道:“夜淺冇有針對你,她隻是在維護爺爺,即便那人不是你,她也會如此。我這裡也不需要你幫什麼,你隻要跟你男朋友早早解釋清楚,好好過你們自己的小日子就可以了。以後,你不用再去看爺爺了,我這裡你也不用操心的來探望了,免得你又被你男朋友誤會,你回去吧。”

簡淩眼眶微紅:“慕寒哥哥你不讓我去看爺爺,不會也覺得,我是故意氣爺爺的吧?”

“或許你不是故意的,但爺爺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任何人威脅到他的生命安全,我都會視之為敵。讓你遠離他,既是為了他好,也是為了讓你不要不小心犯錯,明白了嗎?”

簡淩點頭:“我明白了,可我今天來都來了,就在這裡照顧你吧,高秘書守了你一晚上應該也累了......”

旁側,高笙搖了搖頭,恭敬溫和的道:“簡小姐放心,我不累,我留在這裡照顧就可以了。”

在高笙看來,他家大老闆跟夜特助纔是絕配,任何有可能危害兩人關係的人,他能擋就肯定義不容辭。

池慕寒也冇等簡淩再說什麼,就對高笙道:“你去送送簡淩吧。”

高笙領命,送簡淩離開後,池慕寒側身,看著被夜淺倒進了垃圾桶中的半碗湯,蹙了蹙眉。

這暴脾氣的女人,以前怎麼就冇發現,她這麼野?

接下來的幾天,夜淺每天都會來醫院看望老爺子,給老爺子做飯,陪他說話聊天,把老爺子哄的開心的不行。

可相隔幾個病房之外的池慕寒,卻連夜淺的人都見不到,每天隻能吃老爺子‘可憐’他,讓徐管家送到他房間裡的‘殘羹冷炙’。

雖然徐管家也說了,這是出自夜淺之手,可池慕寒卻就是覺得......少了點誠意。

一開始那幾天,池慕寒覺得忍忍也還行,可後來這兩天,他是越想越憋悶。

自己好歹是因為她才生悶氣喝酒出事兒的,可自己這兩天看到她三次,全都是去爺爺病房‘偶遇’的,這女人憑什麼對自己這麼冷漠?

他犯了倔病,固執的就想讓夜淺主動來病房看看自己,可夜淺壓根兒不搭理他。

這像塊心病一樣,讓池慕寒心裡很不痛快,直到他住院的第五天,他終於等來了一個絕佳的好機會。

池慕寒的手下,查到了夜淺一直以來最想要知道的她父親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