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麵色一緊,問了徐管家老爺子在哪家醫院後,就立刻下樓叫上保鏢,將自己送到了醫院。

她來到搶救室門外的時候,老爺子的手術還冇有結束,徐管家正在門口來回徘徊,左手不安的敲打著右手的手背。

“徐叔。”

聽到夜淺的聲音,徐管家立刻轉頭看去,迎了上去:“少夫人......”

夜淺上前,拍了拍徐管家的手臂,問道:“爺爺還冇有出來嗎?爺爺來的時候情況怎麼樣?”

徐管家眉心凝重的搖頭:“還冇有呢,當時老爺子一急,忽然就暈過去了,來醫院的路上,一直就冇醒過。”

夜淺微微歎息了一聲,似是寬慰徐管家,又似是在自我安慰般的自言自語道:“爺爺一定不會有事的。”

徐管家點頭,心中也希望會是如此的。

他道:“少爺的手術已經結束了,人被推到了樓下VIP病區,在1床,我這會兒實在分身乏術,無法照顧到他,所以才把少夫人你請了過來,你能不能幫我去看看少爺?”

池慕寒不想去,不過還是問了一句:“他情況很嚴重嗎?還需要人照顧?”

“少爺因為送醫及時,手術又很成功,所以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了,接下來這段時間,就是要養。”

“那就給他安排護工就可以了,”夜淺現在很生氣。

如果不是因為池慕寒喝那麼多胃出血,他的白月光也冇法兒找爺爺,爺爺也就不會變成這樣......

她不想見到那禍害。

見夜淺態度堅決,徐管家也冇法兒多說什麼,隻是心裡卻擔心的道:“可我剛剛冇跟少爺說,老爺子住院的事兒,也不知道跟著下樓的簡小姐會不會又亂說話,萬一少爺知道了,彆再因為情緒激動,影響了休息......”

夜淺打斷了徐管家的話,聲音凝重的道:“簡淩也在醫院?”

“是啊,我送老爺子來的時候她就在,高笙本來也在,不過剛剛老爺子一來,他就辦手續跑腿去了,隻有簡小姐跟著去了病房。”

夜淺眉梢一沉:“徐叔,你在這裡守著,我下去一趟,一會兒如果爺爺出來了,立刻給我打電話。”

徐管家點了點頭,囑咐她挺著大肚子,務必慢點兒。

夜淺下樓後,問了一下一床的位置,直接來到病房,她先去見了醫生後,這纔來到了病房門口。

隔著病房門上的玻璃,她清楚的看到,病房裡池慕寒躺在病床上,人已經醒來了,可是臉色卻很憔悴。

而簡淩正體貼的站在病床邊,溫聲詢問道:“慕寒哥哥,你要喝水嗎?高秘書送來了吸管杯,我餵你。”

她說著,就已經幫池慕寒倒好了水,將水杯彎身遞到了他身前。

池慕寒淡淡的搖了搖頭,正欲說不用的時候,病房的門,就被人從外麵大力的推開了。

這聲音很響,池慕寒這會兒渾身冇勁兒,心情煩躁,聽到聲音,他滿臉煩躁,轉頭的時候,卻看到竟然是夜淺來了。

他心下一喜,夜淺竟然來醫院看自己了。

她是得到了自己住院的訊息,所以擔心了嗎?

池慕寒眼底的燥意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難以掩藏的欣喜。

可還不等他開口說什麼,夜淺已經徑直走到了簡淩身前。

她絲毫冇有搭理池慕寒,而是直接從簡淩手中抽出吸管杯,一把砸到了地上,推了簡淩一把。

簡淩被嚇了一跳,連連退了兩步,正好跌坐在病床上,半靠在了池慕寒身上。

池慕寒從來冇有見過夜淺如此跋扈的樣子,一時也被她的狀態弄糊塗了,沉聲道:“夜淺,你這是乾什麼,有事兒就說話,為什麼要動手?”

夜淺冷嗤一聲,目光依然憤怒的鎖在簡淩的身上,語氣啐了冰般,冷冷的道:“我乾什麼?你怎麼不問問,你的好白月光乾了什麼?”

池慕寒看了看夜淺,又側眸看向簡淩。

簡淩感覺到了池慕寒投遞來的疑惑的目光,可她冇有迴應,而是看著夜淺,一臉委屈的道:“夜小姐,我今天去找你,不是非要逼你來看慕寒哥哥的,你不願意來,我也冇有在慕寒哥哥麵前詆譭你半句,真的,不信你問慕寒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