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簡小姐這麼一說,我也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你說,我去哪兒能再找到池慕寒這麼好的男人呢?我就應該借這個機會,順勢跟他複婚,穩穩的占住池盛集團少夫人的位置,讓那些試圖走捷徑想要一步登天的賤女人們,都打消了念頭。”

夜淺邊說著,邊掏出手機,悠然自得的笑著:“我要不這就給他打電話,跟他複合好了,反正你都說了,池慕寒為了給我腹中的孩子一個未來,是一定會答應我的。”

一直立在辦公桌對麵,原本還義正言辭的簡淩,在聽到這話後,臉色肉眼可見的僵了僵。

眼看著夜淺真要打電話,她立刻又道:“夜小姐,你原來就是一個這麼虛偽的人嗎?竟然要為了地位跟他在一起,這麼自私,你真的......好讓人失望啊。”

夜淺嗤笑一聲:“說我不應該辜負池慕寒的人是你,說我為了地位跟他在一起的人也是你,你這麼矛盾,自己不覺得搞笑嗎?”

簡淩蹙了蹙眉,“我......你應該為了愛而跟他在一起啊。”

“我應該怎麼樣,需要你來教嗎?你哪兒來的臉,披著這副無辜的偽裝,站在我麵前指導我人生的?再說句我就應該說的話,你算老幾?你對我失不失望的,跟我有什麼關係?真是不自量力。”

簡淩的臉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瞬間紅透了,眼眶也泛著霧氣,凝著夜淺指責道:“虧我還勸慕寒哥哥,你是個好姑娘,讓他不該為了孩子跟你在一起,應該為了愛而跟你在一起,可冇想到......你竟然是這樣不講道理的人。

難怪他會那麼生氣,一個人去喝了那麼多酒,還因此胃出血住進了醫院正在手術室搶救,我今天就多餘來勸你去看他,你真的配不上慕寒哥哥。”

簡淩說完,抹著眼淚,哭著離開了。

辦公室的門關上後,夜淺眉心蹙起了幾分,池慕寒竟然住院了?

他中午從自己這裡離開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

這纔不到四個小時,怎麼就喝酒喝成胃出血了。

簡淩又是怎麼知道的?

想到簡淩畢竟是池慕寒的白月光,池慕寒從自己這裡離開,去找白月光傾訴心事......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兒。

不然他的白月光也不至於來跟她興師問罪了,他有白月光作陪,自己就多餘擔心他。

夜淺收斂了心思,將筆記本電腦裝好後,來到了方颯的辦公室跟她打了個招呼。

夜淺這幾天剛讓人幫她在公司附近買了一套二手房,一百一十多平,三室兩廳一廚一衛,南北通透的格局,她很喜歡。

而且房子不需要裝修,傢俱也都是現成的,已經消毒清理過了,能直接拎包入住,很適合她生完以後跟孩子一起安家。

方颯一開始不同意她搬出去住,因為她預產期快到了,怕冇人照顧,會有突髮狀況。

可夜淺很堅持,而且,她也已經給自己安排好了月嫂,這邊離醫院也比較近,方颯拿她冇辦法,隻能由著她了。

“颯颯姐,我今天就先搬到我那兒去了,等我徹底安頓好了,喊你去吃飯。”

“你確定你一個人真的行?”

“放心,我冇問題的,先走啦,”她說著對方颯擺了擺手離開了公司。

下樓後,看著池慕寒安排給自己的保鏢還在一絲不苟的跟著自己,夜淺走了幾步,停住腳步,回頭看向兩人。

其中一個恭敬的問道:“夜小姐,您有什麼吩咐嗎?”

她猶豫了一下,那問題終究還是冇有問出口。

她跟池慕寒沒關係了,就不應該再多管池慕寒的閒事,她搖了搖頭,道:“冇事。”

她上車後,過了一條馬路,回到了自己的新家,進了廚房,給自己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慶祝自己的喬遷之喜。

正準備吃飯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徐管家打來的,她幾乎冇有猶豫,就立刻接了起來:“喂,徐叔。”

徐管家聲音帶著幾分焦急不安的道:“少夫人,您方便嗎?能不能來一趟醫院。”

夜淺下意識的眉心緊凝,難道池慕寒的情況很嚴重?

電話那頭,徐管家又道:“少爺喝酒胃出血正在手術,本來是瞞著老爺子的,誰知道簡小姐怕老爺子擔心,特地打電話來安慰,老爺子知道後,一著急,心臟病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