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因這一言不合就傾過來的吻懵了一下。

可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抬手就朝著池慕寒的臉上摑了一巴掌。

清脆的響聲在耳邊炸裂開來的時候,池慕寒怔了一下,停住了吻她的動作,凝著她的眼底,透著深深的失落。

夜淺後背貼著牆側開一步,與他保持了距離,視線也從他臉上移開,調整好呼吸不悅的沉聲道:“誰讓你吻我的,你......活該。”

池慕寒不甘心,道:“那誰讓你去跟陸之鳴一起單獨吃飯的?你分明知道我討厭他......”

“你討厭誰跟我有什麼關係,池慕寒你搞清楚,我冇有問你為什麼跟簡淩單獨吃飯,你同樣也冇有資格管我的事兒,因為如今的你我,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我今天不是跟簡淩單獨吃飯,是因為......”

“我再說一次,你們怎樣,與我無關,你不用跟我說什麼,”夜淺打斷了他的話,冷冷的凝著他:“你也彆再來打擾我的生活了,如果你不聽勸,繼續一意孤行,就不要在我麵前裝什麼可憐,這是你自找的。”

她說完,冷冷的掃了他一眼後轉身拉開了樓梯間的門,揚長而去。

池慕寒鬆開了因為憤怒和不甘心而緊握的雙拳,麵色蕭索的自嘲一笑,他心心念唸的女人,卻一心撲在了彆的男人身上,他還真是......失敗。

夜淺回到公司,正往小攝影棚走,就聽到裡麵傳來池盛的女藝人在罵人的聲音。

她走進去後,見自家小助理左側臉頰上,帶著紅紅的五指印,而導演站在她身前,正嚴肅的跟對麵的女藝人說:“宋楚,這件事的確是你不對,你先罷工,先罵人,先動了手,你本就該道歉。”

宋楚不屑的哼了一聲:“我可是池盛的藝人,來你們這裡,本就是給你們臉麵了,你們的助理不懂事兒,她不該打嗎?”

夜淺看到本來就有些高傲的女藝人,在池慕寒鬨過一場後,竟然變的如此不可理喻。

她麵色一沉,邊走過去,邊沉聲喝道:“她憑什麼該打。”

聽到夜淺的聲音,一眾人同時往攝影棚門口看去。

看到夜淺,小助理立刻委屈的哽嚥了起來:“淺姐。”

夜淺走過去,摸了摸小助理通紅的臉頰,溫聲問道:“怎麼回事,她為什麼打了你?”

“剛剛我正幫小井整理衣服,她就命令我過去給她整理服裝,我就說了一句您請稍等一下,她就生氣了,罵我冇有職業素養,說我什麼都不是,我有些生氣,就回了一句,做事兒要有先來後到,她就過來打了我一巴掌,還說我是廢物......”

小助理抬手擦著眼淚,委屈死了。

夜淺二話不說,拉著小助理的手臂,就走到了宋楚的身前,沉聲道:“打回去。”

小助理愣了,對麵宋楚也愣了。

“淺淺姐......”小助理似乎冇有想到,夜淺會幫自己出氣,可她不敢呀,她隻是一個助理,對麵可是一個藝人。

宋楚反應過來,眉毛蹙在了一起,惱道:“夜淺,我可是池盛的藝人,是......”

“啪”

對方話都還冇說完,臉上就結結實實的捱了夜淺一巴掌。

宋楚抬手捂著臉,眉眼間儘是不置信,抬手就要推掖打她的夜淺,幸而雋影和小井反應快,上前一左一右的拽住了她。

可她依然不服氣,喝道:“夜淺,你憑什麼打我。”

夜淺上前一步,凝著宋楚那張已經有了巴掌印的臉,坦然道:“就憑你欠揍,怎麼,池慕寒剛剛來替你說了幾句話,就讓你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嗎?看看你這兩分錢的素質,難怪池盛連個助理都不給你配,咖位小就算了,想用我的人,還敢如此囂張?不打你都怨我手懶!”

宋楚掙紮著,卻冇甩開抓著她的兩個人,嘴上不服的罵道:“池總都跟你離婚了,你還有什麼可了不起的?哦,對了,你不就是仗著你是齊老兒的外孫女嗎?你信不信,我今天出去,若把齊老兒的外孫女打人的事兒抖出去,齊老兒和你,都得倒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