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恰巧此時,服務生開始陸續上菜。

檸檬手撕雞、醬香牛肉、涼拌芹菜、麻辣小龍蝦?

服務生將小龍蝦放下,正要走,池慕寒卻沉聲道:“你站住,把這小龍蝦撤掉。”

服務生愣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菜單,冇上錯呀。

他疑惑了一下,看向池慕寒不明所以。

旁側夜淺也有些無語,自己點的菜,她憑什麼讓撤掉?

池慕寒卻冇理會幾人同時投向他的疑惑視線,冷聲道:“你冇看到她懷著孕嗎?這都孕晚期了,吃什麼麻辣小龍蝦?若吃出什麼問題,你們餐廳負得了責任嗎?”

夜淺愣了一下,他......閒事管的還真不少。

而對麵的陸之鳴也是將遲疑的視線落到了那盤小龍蝦上,低聲道:“這要對身體不好就彆吃了......”

夜淺搖頭,道:“沒關係,我備註了少麻少辣。”

她說完便對服務生道:“你也去忙吧。”

服務生頷了頷首,快步離開,這裡的氣氛太嚇人了。

夜淺冇有看池慕寒,拿起筷子正準備要吃東西的時候,旁側被無視的池慕寒,已經有些壓不住怒火了。

他直接起身,走到他們那桌,將小龍蝦端起,整盆倒進了垃圾桶裡。

夜淺眼神一冷,正要說什麼,卻被池慕寒打斷道:“你要作踐你自己的身體和孩子我不管,但就是不能當著我的麵兒這麼做,這小龍蝦,你不許吃。”

兩人眼神對視著,一副誰都不讓誰的架勢。

還是一旁的簡淩低聲道:“夜小姐,小龍蝦畢竟寄生蟲多,又放了這麼多調料,可能真的對你身體不好,慕寒哥哥也是為了你好,你彆生氣了。”

夜淺冇有搭理簡淩。

最後,還是陸之鳴幫夜淺夾了點芹菜放進了她的碗中,才轉移了她的視線:“淺淺,不是餓了嗎?來,吃點芹菜清清口。”

夜淺收斂了瞪著池慕寒的視線,不再搭理他,對陸之鳴道:“陸導你也多吃點,檸檬雞也是不錯的。”

兩人重新恢複了剛剛有說有笑的狀態,又把一旁的池慕寒氣到了。

眼不見為淨。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對簡淩道:“人應該不會來了,我們先走吧。”

簡淩立刻站起身點了點頭,隨著池慕寒一起離開。

直到兩人徹底消失在了餐廳,陸之鳴纔看向夜淺問道:“淺淺,你冇事吧?”

“嗯?”夜淺不明所以的怔了一下,可隨即就明白了陸之鳴的意思。

她搖頭溫笑道:“冇事,那是他惦記了那麼久的白月光,他們會出雙入對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兒。”

夜淺可冇忘記兩人離婚前,池慕寒帶自己去孤兒院時,深夜在那棵樹下一臉落寞的樣子。

那時候她就能感覺到,池慕寒對那個‘故友’的情誼,隻是冇有深想。

可後來在知道了真正白月光的存在後,她就更明白了池慕寒當時眼底的意味。

更何況,若非為愛,他當初又為什麼要找兩個跟簡淩有些相似的人交往甚至結婚呢?

這次她執著的要離開池慕寒,除了池慕寒的欺騙之外,多少也是因為如此。

就算池慕寒說愛上她了,可這樣膚淺的愛,如何跟他深埋在了心底十幾年的愛相比呢?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夜淺晃了片刻神後,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再說了,我跟他都已經離婚了,男婚女嫁,本就各不相乾。”

“男婚女嫁......的確,那請問夜小姐可以再婚了嗎?”

有了之前表白過的經驗,這一次,陸之鳴倒是半分也不含蓄了:“你覺得你眼前的男人陸之鳴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