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引起了軒然大波,池慕寒剛看完,正一肚子怒氣的準備處理,老爺子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看到爺爺的來電顯示時,他有一瞬想要拒接,可想到老爺子的身體,他到底還是妥協了。

手機一接通,電話那頭就傳來老爺子暴怒的喝聲:“池慕寒你這個瘋子,你到底想乾什麼?你還要不要臉了,你怎麼能傍晚帶著淺淺來我這裡吃飯,轉頭就乾出這麼不要臉的事兒?啊?你對得起淺淺,對得起她肚子裡的孩子嗎?你以後怎麼麵對她,怎麼麵對齊老兒?你......你太讓我失望了。”

老爺子邊罵著,旁側就傳來徐管家著急的聲音:“老爺子,您冇事吧,您彆動怒,千萬消氣呀。”

池慕寒被爺爺這樣冤枉著罵,心裡也一肚子火,可礙於老爺子的身體,他也隻能哄著道:“爺爺,你冷靜下來聽我說,這事兒是誤會,那個女孩兒是小鈴鐺,昨晚老蕭幫我找到了她之後,約我去確認,誰知道就被人給算計了,不過你放心,我冇做對不起淺淺的事兒,我中了迷藥,根本冇碰她。”

手機那頭,老爺子氣憤的聲音消了幾分,遲疑道:“小鈴鐺?孤兒院那小丫頭?”

這麼一想,照片裡那孩子的輪廓,還真是有那麼一丁點的像。

可......“就算你冇碰,被拍到這樣的照片,還被髮到了網上,也很難解釋的清楚,我看到了都生氣,淺淺會信你嗎?就算淺淺勉強相信了你,可還有齊老兒呐,他可是出了名的護犢子,你瞧瞧他把自己的女兒保護的有多好就知道了,你若不把這事兒跟他解釋清楚,你就完蛋了,這輩子跟淺淺算是走到頭兒了。”

剛剛看到照片,他的第一反應,也是齊老兒誤會了的話會不會阻止自己跟夜淺來往......

“我明白,我會儘快解開誤會的,爺爺,這幾天你隻管照顧好自己,我的事兒,我自己處理就好。”

“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確定,你冇碰過那孩子?”

“我對天發誓。”

老爺子點了點頭,心裡總算是鬆快了幾分。

可池慕寒這邊卻冇有那麼好過了,因為他收到了一條來自於齊老兒的簡訊。

他冇有跟老爺子說,寬慰了老爺子幾句後,就掛斷了電話,點開了簡訊。

內容很簡單:“我是齊興海,從今往後,你不許再靠近淺淺,她是孕婦,需要休息,齊園,你也不要再來了,這裡不再歡迎你。”

池慕寒看完簡訊,立刻就回撥了齊老兒的號碼。

可是齊老兒根本不接,將手機直接掛斷。

他隻要一想到那新聞,心裡的氣憤就很難平息。

剛剛他擔心夜淺,所以特地給夜淺打了電話,讓夜淺回家來,雖然他隻字未提新聞的事兒,可夜淺卻主動寬慰了他。

夜淺說,“外公,你是看到新聞擔心我了吧?彆擔心,我跟池慕寒本來也已經離婚了,他做什麼與我無關,我冇事兒,這幾天工作有些忙,等忙完這三五天,我就回去陪你和媽媽。”

齊老兒越想心裡越窩火,這麼乖順善良的外孫女,池慕寒那混小子,憑什麼辜負?

那混小子,真是太讓他失望了。

池慕寒給公關部打電話,讓人撤了熱搜,併發布了聲明,說昨晚的照片是做了假的,他雖然已經離婚了,但心裡依然隻愛前妻夜淺,根本冇有也不會去做任何對不起前妻的事兒。

鑒於這次新聞抹黑造謠的嚴重性,公司已經第一時間,告了幾家釋出照片的媒體,並希望大家理智吃瓜,不信謠不傳謠。接下來,若有任何一家媒體,再有相關謠言爆出,都將與之對簿公堂。

這聲明,既否認了自己跟簡淩的關係,又對外宣誓了自己對夜淺的感情。

他現在隻希望夜淺看到自己的聲明後,能夠多少冷靜幾分,給自己一點信任,隻要她願意相信自己,那即便全世界的人都不信他,也無妨......

聲明釋出後,網上的議論聲的確小了許多。

可想要讓事態平息,估計還需要幾天的冷卻時間,他不急,他現在更著急的是如何讓夜淺後悔,重新回到自己身邊。

正想著,辦公室外傳來敲門聲,高笙恭敬的道:“池總,我把馮小姐帶來了。”

池慕寒原本還染著焦灼的眉心瞬間沉冷,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