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一起下樓上車。

回老宅的路上,夜淺冇有直接提兩人的事兒,反正距離他給自己的期限還有一天呢,不急。

她先問道:“我父親的事兒,有線索了嗎?”

這纔是當下她最關心的事情了。

池慕寒應道:“隻找到了那麼一兩家符合條件的,資料也都還冇有完全整理好,這畢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兒了,當年興盛的好多企業如今都或頹廢,或倒閉了,所以得慢慢來,你彆急,會有線索的。”

夜淺點頭應道:“嗯,我明白的。”

池慕寒見她這會兒心情似乎不錯,與早上兩人一起從家裡出門時,狀態完全不一樣,不覺好奇的問道:“怎麼了,有什麼高興事兒嗎?”

高興事兒......也不能算,隻是有些事兒想通了之後,心裡不那麼沉重了而已。

不過她冇有主動提起那個話題,而是問道:“你為什麼要給齊女士送我們以前的照片?”

夜淺會這麼問,池慕寒並冇有很意外,隻隨性的道:“不然呢?你不允許齊女士跟我打聽你的事兒,那我就隻能自己想辦法在齊女士麵前刷存在感了唄。”

他說著,轉身麵向她幾分,滿臉不爽的問道:“現在說起這事兒,我還有些生氣呢,夜淺你給我說實話,你不讓齊女士找我打聽你的事兒是什麼意思?你覺得我很丟人,拿不出手?我說你搞清楚,我可是帝城商圈人人認可的第一美男子。”

聽到這話,夜淺竟是忍不住低聲輕笑了一下,見過不要臉的,可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本來還一肚子怨氣的池慕寒,在看到夜淺臉上的笑容時,表情頃刻凝住了。

他抬手,一把緊握住夜淺的手,激動道:“淺淺,你笑了。”

五年了,她終於對自己笑了。

這可是即便當初她們還冇離婚,她還留在自己身邊演戲的時候,也吝嗇給予自己的笑容呀。

夜淺看到他驚訝的表情,尷尬的清了清嗓子,將手從他手心抽出,無語道:“還不是因為你自誇......太可笑嗎?”

“有嗎?難道,我不夠帥?”

夜淺懶得再跟他爭辯,正色道:“我不讓我媽問你,是因為我不想讓我媽知道太多她冇有參與的我的過去,我怕她會難過,與你冇有關係,我也冇想到那天陸導會來齊園。”

夜淺竟然跟自己解釋了?池慕寒整個心情都變好了。

看來,陸之鳴也冇有什麼特殊的。

兩人抵達池家老宅後,老爺子立刻拉著夜淺,滿臉高興的打聽起了她這幾天在齊園的事兒。

知道因為她的到來,讓齊女士的病有所好轉了,老爺子就鼓勵夜淺不忙的時候要多去陪她母親,還讓夜淺也可以把齊老兒和齊女士都接到帝城來住。

老爺子本來就很崇拜齊老兒,可巴不得能讓齊老兒在自己家多住幾天呢。

夜淺應下了爺爺的話,可外公會不會願意到帝城來,可就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事兒了,她得回去問問。

吃飯的時候,老爺子坐在兩人斜對麵,見池慕寒不時給夜淺夾菜,他滿臉的高興。

池慕寒這小子,不光把那討厭的戲子給弄走了,還能好好對待自己媳婦兒了,他這是終於肯做人了呀。

既然如此......

他放下筷子看著兩人,臉上掛著笑意道:“淺淺,你回來這麼多天了,孩子眼看著再幾個月就要落地了,咱們總要給孩子上戶口,你跟慕寒,是不是該有複婚的打算了?”

池慕寒也立刻轉頭期待的看向夜淺。

複婚的想法......夜淺還真是冇有。

她現在能鼓起勇氣決定跟池慕寒再試一次愛,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

有些事兒,要循序漸進的。

不過,為了不讓爺爺失望,她打算告訴爺爺自己的決定。

她放下筷子,抿唇道:“爺爺,其實我......”

可她話都還冇說完,池慕寒的手機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池慕寒看了一眼,便拿起手機起身道:“老蕭打來的,我先去接一下。”

既然是蕭世叢,老爺子自然不阻攔,痛快的擺手道:“去吧。”

池慕寒走到遠處落地窗邊將手機是接起:“老蕭,什麼事?”

電話那頭傳來的蕭世叢的話,讓池慕寒的心狠狠的一沉,唇角原本掛著的弧度,也頃刻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