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馮悠悠一臉為難的看向周圍圍觀的人,下意識的低下頭,一臉的惶恐害怕,不知所措,像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

席聿璟抱懷,唇角勾著痞笑看好戲,他知道,老池最煩女人之間吵吵鬨鬨,這會兒估計要煩死了。

果然,池慕寒此刻冷峻的麵容上,透著不悅。

他懶得跟還在聒噪不休的蘇緹說話,直接將目光掃向夜淺,眸色透著不悅,冷然的道:“做為一個經紀人,當眾與人發生糾紛,給自己的藝人帶來惡劣的影響,讓藝人感到不安恐懼,這就是你的工作能力?現在的情況,你要麼自己處理好,要麼滾回公司去,回爐重塑。”

夜淺心中自嘲一笑,他表妹什麼德性,他應該很清楚。

明明翻看監控就能知道真相的事情,他偏要讓自己處理。

他這擺明瞭,是為了不讓他的白月光受委屈,就讓自己認錯。

雖然自己對池慕寒從不抱希望,此刻也談不上失望。

可......自己也是人,麵對一次次的不公,也真的會覺得累。

不過也幸好,就隻剩下四十多天了......

她沉默了片刻,垂下的長睫,將眼底的不甘和委屈,通通吞噬。

讓她回公司,是絕不可能的。

她起身,走到馮悠悠和蘇緹身前,頷了頷首,無比嚴肅的道:“馮小姐、蘇小姐,對不起,我剛剛被欺負,不應該還手,請你們原諒。”

對於冇有自尊的人而言,能屈能伸,是她這五年來,在池慕寒身邊,學會的最大的道理。

聽著這道歉的話,馮悠悠心裡一冷,這該死的夜淺,真是好心機啊。

她對蘇緹道歉,卻把自己也牽扯其中,擺明瞭是在說,自己幫著蘇緹欺負她,好讓寒霆對自己生厭......

真是個心機婊,白蓮花。

她心思一轉,立刻委屈的上前,親昵的拉住了夜淺的手臂道:“夜特助,你彆這樣,是我不好,冇有攔住你們,剛剛也不是你自己的錯......”

“怎麼不是,就是她的錯,我纔不要原諒她,”蘇緹顯然並不知道馮悠悠的心思,也不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惱火的道:“要不是她,我這套昨天剛入手的新品外套能毀嗎?”

“不就是一件衣服嘛,差不多得了,我幫小特助賠給你。”一旁,席聿璟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抬手,吊兒郎當的摟著夜淺的肩膀,給池慕寒使了個眼色後道:“走,小特助,哥哥送你回去換衣服。”

本來收到道歉,正有些小人得誌的蘇緹,見夜淺竟然當著自己的麵兒,把席聿璟勾搭走了。

她心裡的憤怒,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果然是個見了男人就撩騷的賤人,勾搭走了表哥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連聿璟哥哥都勾。

該死,她不會放過這下賤貨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