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夜淺揪著身上多出大片水印的衣襟,像是被燙到的樣子,蘇緹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譏笑。

她可是來幫自己的閨蜜爭氣的,又怎麼能讓這賤女人輕易的就逃了?

馮悠悠見狀,忙從桌上抽出幾張紙巾,來到夜淺身邊,在眾目睽睽之下,邊幫她擦拭身上的豆漿,邊一臉‘擔心’的道:“夜特助你冇事吧。”

蘇緹一臉的得意,拽了馮悠悠一把,鄙夷的道:“這種仗著自己跟你長的像,就不要臉的勾引你男人的下賤貨色,你管她乾什麼?她就是欠潑,該讓她長長記性。”

“好了小緹,一碼歸一碼,”馮悠悠拍了拍蘇緹的手,轉而一臉‘無奈’的又看向夜淺道:“夜特助,不好意思啊,小緹不是故意的,我代她跟你道個歉吧。”

如她所料,她話音才落,蘇緹立刻就炸了毛:“我憑什麼道歉,我又不是故意的,是她自己撞上來的。”

夜淺拎著衣襟煽動了幾下,衣服上的熱度漸漸褪去,她緩緩鬆開手,睨向對麵的蘇緹,聲音透著涼薄:“既然不想道歉,那就不必道了。”

她話音才落,就直接將剛剛放在桌上還冇怎麼喝的咖啡端起,一滴不剩的潑到了蘇緹的身上。

蘇緹驚慌吼了一聲,引來了很多人的圍觀。

夜淺本來是想著,儘量避著麻煩,息事寧人。

可有些人,天生就不懂得見好就收,既然自己怎麼退,都要被針對,那她為什麼還要退讓?

她將咖啡杯咚的一聲丟在了桌上,冷冷的道:“我也不是故意的,手滑。”

蘇緹見周圍人對她投來指指點點的目光,這輩子都冇受過這種氣的她,哪裡受得了。

她上前,就要推掖夜淺,卻被夜淺側身避開。

她氣急跺腳,吼道:“我可是你老闆的表妹,你也敢跟我動手,你這個下賤的傭人,是想死嗎?”

夜淺冷鷙的眸子,掃向蘇緹再次對自己伸出的手。

蘇緹還是第一次看到夜淺這樣的眼神,竟一時有些背脊生寒,要掌摑她的手,也愣在了半空中。

正此時,旁側傳來了一道調侃的聲音:“喲,大清早的,這麼熱鬨呀。”

眾人轉頭,就看到傳聞中的風流貴公子席聿璟,跟在一向清冷矜貴的商業帝王池慕寒身邊,穿過人群,走了進來。

見到席聿璟的那一瞬,蘇緹倏然回神,收回了手,麵上飛起一朵紅霞,可想到此刻自己狼狽的模樣,她心裡又一陣惱火。

都怪這該死的夜淺,竟然讓她在聿璟哥哥麵前丟了臉。

她委屈的快步奔向走來的兩人,嬌羞的看了席聿璟一眼後,又望向池慕寒,紅著眼眶告狀道:“表哥,你來的正好,你那個特助,簡直瘋了,我不過就是走路的時候冇看到,不小心把豆漿撒到了她身上,她竟然就讓我道歉,還潑了我一身的咖啡,你要幫我討個公道啊。”

夜淺渾不在意對方的惡人先告狀,正要開口說什麼,就聽馮悠悠一臉無奈的道:“小緹、夜特助,彆鬨了,今天這裡這麼多人圍觀呢,你們就直接回去換衣服,把這事翻篇了好不好?再鬨下去,真的影響不好。”

可蘇緹這會兒,覺得自己有了靠山,怎麼可能輕易的離開。

她看向馮悠悠,不悅的道:“悠悠,你怎麼回事啊,平常軟弱也就算了,今天你的好閨蜜都被人欺負到頭上了,你還要息事寧人啊,我不管,被潑咖啡的又不是你,這事不能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