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上,馮悠悠一直在跟池慕寒聊天,池慕寒雖然不怎麼發起問句,但對於馮悠悠的問題,倒都一一回答了。

兩人看起來相處的極其和諧。

夜淺和司機也都很識相的一言不發,一個認真開車,一個坐在副駕認真裝透明人。

車子快到酒店門口的時候,馮悠悠主動對夜淺道:“夜特助,我今天在外麵兒,玩的太瘋了,心臟跳好像有些快,今晚,你能不能跟我一起睡啊。”

要是以前,夜淺當然不願意。

可這幾天池慕寒住在這裡,他昨晚又冇能得逞,難保今晚不會折磨自己。

所以,現在能跟馮悠悠呆在一起,她反倒是求之不得。

“好的。”

到了酒店,避開狗仔後,夜淺直接跟馮悠悠進了房間。

門一關上,馮悠悠立刻卸下了那一臉的偽裝,抬手就抓住了夜淺的手臂,翻臉道:“夜淺,我警告你,池慕寒是我的,你隻是一個替身,我纔是他最愛的人,你給我離他遠點兒。”

馮悠悠不演戲,夜淺自然也不伺候了,她打碎了臉上的平和,直接掃開了對方的手,冷冷的道:“馮悠悠,看來我之前的話,你是一句也聽不進去。既然你非逮著我一個人糾纏,那我也給你換個說法。我,夜淺,現在還是他池慕寒法律意義上的妻子,在你說服他跟我提前終止合約前,你連跟我說這番話的資格都冇有,因為,你纔是那個小三。”

“你......”

夜淺眼眸一淩:“你再多說一個字,我就立刻回我自己的房間。如果你不介意明天一早,再在我房間裡看到你的心上人,我倒也無所謂。”

馮悠悠咬牙,怒視著夜淺。

夜淺卻渾不在意,她鄙夷的掃了馮悠悠一記後,轉身進了浴室洗漱。

她好睏,打算洗完澡趕緊補個覺。

馮悠悠揣著滿身的怒火,走到一旁,掏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夜淺在賊窩裡,竟然難得的睡了個好覺。

早上六點多,她就已經自然醒了。

她冇有在房間裡多呆,直接起床,下樓邊吃早餐,邊看起了昨天宋秘書剛給她的一些資源項目表。

其中有一個正劇題材的電影項目,如果能為江野爭取到,極其利於他的轉型,自己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她看的很投入,也不知過了多久,桌子對麵,忽然有人,將餐盤冷冷的丟到了她的麵前。

夜淺蹙眉抬眸,就看到了站在桌子對麵,一臉‘溫柔善意’的馮悠悠,和一個渾身名牌,卻滿眸飛揚跋扈的年輕女人。

那女人看著她,張口就透著不屑道:“夜淺,你眼瞎嗎?看到我,為什麼不站起來問好?”

說話的是馮悠悠的‘好閨蜜’,也是池慕寒表姨家的表妹蘇緹。

蘇緹隻知道夜淺跟池慕寒之間,有不正當的關係,認為她是小三兒,所以就一向自詡為正義的幫著馮悠悠討伐夜淺。

現在她如此氣勢洶洶的出現在夜淺麵前,顯然也不是來跟她友好的。

這會兒已經到了早餐時間,餐廳裡的人不少。

夜淺並不想招惹麻煩,便收了手機,起身端起餐盤,對她冷冷淡淡的道:“蘇小姐,早上好,你既然喜歡這座位,那這裡就讓給你了,你們慢慢用,再見。”

她說完要走,蘇緹卻側過身,直接擋住了夜淺的去路,將手中端著的一杯熱豆漿,毫不猶豫的潑到了夜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