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若自己贏了,不就可以早日擺脫池慕寒了?

夜淺直接轉身看著身旁的席聿璟,期待的問道:“席少,我可以參加嗎?”

席聿璟感興趣的看向夜淺:“你會?”

夜淺抿唇,笑了笑:“不是特彆會,不過你給的彩頭挺好的,我貪財,想試試。”

一旁,池慕寒眸光掃到了夜淺的笑容,他冷峻的臉上,眸子微沉,薄唇眯成一條直線,淩厲的目光中,似乎在算計什麼......

席聿璟看著夜淺的笑容,也不覺捂著心臟調侃的笑道:“哎喲,咱們小特助笑起來也太迷人了,迷的哥哥心都酥了,什麼都能答應你,去去去,換衣服,上比賽。”

夜淺點了點頭,立刻快步往不遠處的換衣室走去。

很快,一眾人準備完畢,夜淺穿著一身白色的滑雪服,來到了比賽的起點。

工作人員的哨聲一響,一眾人猶如脫韁的野馬般,嗖嗖嗖的就躥了出去。

這場地坡度大,又很長,玩感很是刺激。

席聿璟起先一直領先,所以冇怎麼注意到身後的情況。

反倒是落在後麵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那個口中說著,‘不太會’的池少的小特助,風一般的躥出去後,一直像個靈動的精靈般,又快又穩的緊緊黏在席少的身後,最多的時候,也隻落後三四米。

而她後麵,咬的很緊的,是池少。

池少看起來,遊刃有餘,像是一直冇急著發力。

眼看距離終點剩下不到一百米。

夜淺拚勁全力一滑,超了席聿璟。

席聿璟被人超越,本還吃了一驚,可就在夜淺勝利在望的時候,席聿璟就感覺身邊,一道人影狂風一般掃過,在最後三米的時候,反超夜淺,穩穩的霸占了第一名的寶座。

夜淺停住,怔了一下,本來看著終點線時的滿心歡喜,被突然湧入視線中的池慕寒打破,臉上原本肉眼可見的興奮,也被狠狠擊碎。

池慕寒回身,對她挑眉,唇角挑釁的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刺的夜淺想不顧一切的揮動手中的杆子去抽他。

這是她距離自由最近的一次,隻差三米。

池慕寒這人渣總是這樣,在最後一刻,毀滅自己的希望。

身後的人,一**趕到終點。

席聿璟滑到了夜淺身邊,抬手搭在了她肩膀上,一臉意外的道:“小特助,你不錯呀,竟然滑的這麼好,第二名呢,嘖,來,可以找我滿足你一個條件,你想要什麼,說來聽聽。”

夜淺收斂了凝著池慕寒的視線,轉頭看向席聿璟,語氣已經恢複了往日裡冷淡疏離的模樣,平靜的道:“我想讓席少跟我簽一份合約,從此以後,你家新品上市,我的藝人,擁有優先選擇代言權。”

“就這?”席聿璟不敢置信的盯著夜淺:“你可以給我提任何條件,我說的任何,也包括我,你現在就算提要我娶你,我興許也會答應呢。”

夜淺心道,嫁給他有屁用,他跟池慕寒好的像是穿一條褲子,而自己後半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遠離池慕寒,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夜淺道:“我就要這份合約。”

席聿璟無語的搖了搖頭,歎道:“哎,暴殄天物呀,行吧,哥哥答應你了。”

他說完,看向池慕寒道:“慕寒,你呢?第一名,想提什麼條件?說。”

夜淺見池慕寒的目光,總覺得對方不懷好意......

果然,不出所料,因為池慕寒睨著她道:“看著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