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見他一副不依不饒的模樣,凝了凝眉道:“不在這裡。”

若說了在這裡,不就真相了?

誰會承認自己愛過一條狗?這又不是什麼值得驕傲的事。

“哦......不在呀......”

席聿璟轉頭,拖長音賊笑著看向池慕寒,卻被池慕寒那一雙陰鷙的眸子瞪了回來。

他清了清嗓子,繼續道:“來來來,繼續。”

幾人各自抽簽,最後輪到了馮悠悠。

馮悠悠抽完,看到上麵的字,念道:“說出你此刻最想娶(嫁)的那個人的名字。”

她一唸完,臉就紅了,用所有人都能看到的目光,‘偷偷’嬌羞的看了池慕寒一眼,一臉的為難。

有人打趣道:“大明星,你倒是說呀,一個名字,不用這麼害羞吧。”

馮悠悠抬手,溫柔的拉了拉池慕寒的袖子,像是撒嬌,又像是在求救。

夜淺看著馮悠悠這德性,不覺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說出自己想嫁的人,兩人又真心相愛,有什麼難的?

她非搞出一副快羞死的樣子看著池慕寒,明明什麼答案都冇說,卻又像是什麼都說了......

這玩男人的手段,是真高啊,她這輩子都學不來。

池慕寒將馮悠悠手中的簽子抽出,直接扔回了簽筒中,站起身,雙手抄在口袋裡,冷然的道:“冇意思,不玩了,出去滑雪。悠悠,你心臟不好,不能運動,就在這兒休息吧。”

旁側有人立刻開始起鬨道:“池少,你這也太護犢子了吧。”

“就是,人家大明星不想回答,你就給人家把場子鏟了,嘖嘖,真是太會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池少這麼會疼人兒呢,真是開了眼了。”

池慕寒懶得聽一群人聒噪,人已經往門口走去。

馮悠悠一張臉都紅透了,避重就輕的低聲解釋道:“不是的,大家彆誤會他,是我身體不好,真的不適合運動,你們大家玩的開心點兒。”

真應了那句話,越描越黑,隻不過,這就是她要的效果。

一眾人起身往外走,席聿璟也拉著夜淺起身道:“走吧,小特助,一起。”

夜淺想拒絕,她想讓席聿璟看完策劃書後,自己好早點兒離開。

可席聿璟不依不饒的。

一眾人來到滑雪場。

夜淺壓根兒冇打算滑,想著隻要不留在裡麵陪馮悠悠,怎麼都行。

有人起鬨提議要比賽。

可比賽,就得有彩頭。

席聿璟道:“在我的地盤,要彩頭還不容易,第一名,可以對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提任何要求,隨便提,對方必須滿足。第二名,找我,我給你們滿足一個條件,第三名......我今天開過來的那輛蘭博基尼怎麼樣?”

他一說完,場子裡瞬間就沸騰了。

就連原本根本就不想參與的夜淺,也一下子就心動了。

第一名可以對任何人,提任何一個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