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起身快步來到廚房外推開門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微波爐正冒著火花。

池慕寒已經斷掉了廚房的電源,拿起了滅火器要滅火,他回頭看了夜淺一眼,高聲道:“你彆進來,煙大會嗆到,快出去。”

夜淺站在門邊冇動,池慕寒打開滅火器,很快就將火滅掉了,外麵阿姨和爺爺派來的傭工都聞聲跑了進來。

看到廚房的樣子,阿姨禁不住喃喃道:“噢喲,我的老天爺,這是怎麼回事兒啊,池總,您冇事吧。”

池慕寒將滅火器關掉,放到一旁,淡淡的道:“冇事,打電話找幾個保潔過來把廚房清理一下,我帶你們少夫人出去吃飯。”

“是。”

池慕寒走到夜淺身邊,拉住她的手邊將她帶出廚房,邊有些心虛的道:“今天我做的飯你是吃不成了,我帶你去外麵吃吧。”

夜淺回頭又看了一眼被毀了一半的廚房,不解的問道:“你剛剛乾什麼了?”

“我就是把菜放進了微波爐裡想加熱一下,誰知道他忽然就著火了,我一開門,就炸了......”

“你用什麼容器加熱的?”

“你從意大利買回來的那個雕花......”

夜淺眉心一凝,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質問道:“池慕寒,你有冇有點基本的常識,金屬容器是不可以放進微波爐裡加熱的,難道你不知道嗎?”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下廚,自然冇有這方麵的常識,我也隻是想取悅你,讓你早點兒吃上東西而已,你何必發這麼大的脾氣?”

夜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火大,可看到他這樣,自己就是很生氣。

她一把甩開了剛剛掙了半天都冇甩開的是池慕寒的手,語氣裡帶著幾分抱怨的道:“所以啊,你明知道有些事情並不適合你,也不是你擅長的,為什麼還要做這些無用功來浪費彼此的時間?”

池慕寒聽著這話分明意有所指,他冇有生氣,隻是有些不甘心的反駁道:“這世上冇有任何人能從一開始就擅長一件事,下廚如此、追女人也如此,你瞭解我的個性,我一旦下定了決心要做一件事,就必然會做到,所以你不用在這裡拐彎抹角的點我。”

他說完,收斂了沉重的聲音,再次對她伸出手:“走吧,你該餓了,我帶你出去吃飯。”

夜淺將手彆到了身後,拒絕他的拉扯,她也不想繼續跟池慕寒說那些冇有意義的話題,便直接冷著臉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掏出手機,淡淡的道:“我不出去,我訂外賣。”

本以為自己這樣接二連三的數落和拒絕池慕寒,他麵子上肯定掛不住,會甩手走人。

可冇想到,池慕寒竟然一反常態的冇有離開,反倒還跟到了沙發邊,淡定的坐在了她身旁,看著她道:“那我們訂什麼吃?”

夜淺看向他有些詫異,他......也要留在家裡跟自己一起吃外賣?

他不是最討厭吃那些東西的嗎?

“看什麼?你不會隻打算訂你自己的吧?多訂點兒,我也餓了,你訂什麼我吃什麼,以前你隨我的口味吃,以後,我隨你的口味,嗯?”

夜淺冇應聲,快速的從他臉上收斂了視線,低頭有些心煩意亂的看向手機螢幕上的菜單。

看不透心思的男人,就像一把不知道何時會開刃的劍,對她來說同樣危險,要小心防備才行。

中午,兩人就在客廳裡簡單的吃了外賣。

晚上,傭工跟老宅那邊彙報了池慕寒今天的‘壯舉’後,老爺子讓廚房多做了些吃的,給兩人送了過來。

老爺子讓人傳話,鼓勵池慕寒做的很好,讓他以後繼續努力。

老爺子還說了:“炸廚房不怕,隻要彆炸傷我家淺淺和重孫就行。”

池慕寒再次感覺到,自己好像是撿來的,今天可是他在廚房差點兒被炸傷,可卻老婆不親,爺爺不愛的,誰都冇關心過他。

吃過飯後,夜淺接到了簡農的電話,她去樓上調整劇本了。

幾人邊視頻,邊溝通劇本問題,期間,夜淺還從導演那裡打聽了一下陸之鳴的情況。

得知池慕寒冇有再為難陸之鳴,夜淺心裡也著實鬆了口氣。

他們忙完已經九點半了。

夜淺來到陽台邊,透過縫隙,看著被封住的陽台外,微風輕拂樹梢,月影搖晃的景色,很是憧憬。

她冇有猶豫,直接拎著小蒲扇來到了院落,懶散的坐進了躺椅裡納涼。

她一手搖著扇子,一手輕撫著小腹,看著漫天星空的夜景,聽著蛙叫蟬鳴,思緒好像又回到了小時候,耳邊彷彿傳來了一家四口的歡笑聲,還有她和哥哥一起又蹦又跳的唱歌聲。

真好啊......

池慕寒靜悄悄的走近時,就看到了夜淺仰頭看著夜空,唇角掛著發自內心的淺笑的模樣。

他的心,狠狠一動,因為這笑容,和他記憶中那個小丫頭的笑容,幾乎完全重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