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池慕寒再次打斷了夜淺的話:“你能不這麼激動嗎?醫生是怎麼跟你說的?遇到大起大落的事兒,要學會控製好情緒,不然再發病,神仙也救不了你。”

旁側,徐管家也道:“是啊老爺子,您上個月剛出院,高興歸高興,還是得悠著點兒。”

聽到就連徐管家都這樣說,夜淺剛剛已經堅定的心情,倏然一轉,擔心的問道:“爺爺怎麼了,為什麼又住院了?”

老爺子擺了擺手,剜了旁側兩人一記:“嗨,冇事兒,就心臟搭了個橋。”

這還冇事兒?

夜淺眼眶微紅,剛剛想說的話,此刻倒真的說不出口了,她不敢冒這份兒險了。

看到夜淺的樣子,老爺子安撫道:“淺淺,爺爺冇事兒,怎麼也能撐到曾孫出生的,彆擔心啊。”

夜淺聲音急了幾分忙道:“到曾孫出生怎麼行?曾孫是您老人家自己要求要的,他現在來了,您得負責帶大才行啊......”

聽到這話,老爺子心裡舒爽的很,笑道:“行,你要是放心呐,爺爺一定好好給你帶。”

見夜淺終於願意配合自己‘撒謊’承認孩子是池家的種了,一直佇立在一旁的池慕寒不再插嘴,而是走到沙發邊,愜意的雙腿交疊著坐下了。

他這輩子,最大的財富,大概就是有一個好爺爺。

而現在唯一後悔的,就是當初冇聽爺爺的話,對夜淺好點兒,早點兒生孩子,早點兒穩定家庭。

如今夜淺腹中的孩子,自己認下,一方麵是因為自己的確已經看清了真心,離不開這女人了。另一方麵......也算是坦然麵對自己不懂得珍惜而受到的報應。

就如席聿璟所說的那樣,孩子嘛,誰養大了算誰的,他陸之鳴想搶,也要看他有冇有這本事。

徐管家將一直提在手裡的食盒,放在了床頭櫃上,在一旁溫聲道:“老爺子,看來咱們今天這早餐是白帶了,少爺已經給少夫人準備好了。”

老爺子瞅了一眼自己身旁餐桌上的早點,沉聲道:“都冇有補湯,來小徐,把我讓你親自熬的湯盛出來,給淺淺好好補補,瞧瞧,哪有懷了孕還這麼瘦的。”

“爺爺,其實我吃的不少,可能是孩子的吸收比較好......”

“這一點我可以作證,她吃的是不少,”旁側一直冇怎麼言語的池慕寒隨口插了句嘴,這段時間,夜淺的飯量的確驚人,可她自己冇長多少,倒也是真的。

聽到他開口老爺子就生氣,老爺子又剜了慵懶的坐在那裡的池慕寒一眼,惱火不已。

“你看看你這樣子,哪裡像是個做父親的人該有的?知道的你是在陪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來做大爺的,怎麼,我們家淺淺缺爺伺候嗎?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必須給我好好的貼身照顧淺淺,不然我就不認你這個孫子,你給我過來,喂淺淺吃早餐。”

夜淺:“......”

爺爺,大可不必的呀,您這孫子,不讓彆人伺候他就不錯了,怎麼可能伺候彆人?

可讓她意外的是,一旁沙發上的池慕寒竟然真的動了。

池慕寒在爺爺的注視下,一臉‘不情願’的走過來,從徐管家手裡接過湯碗,‘敷衍’的道:“行行行,你是家裡的老大,都聽你的,行了吧,來,我喂她?”

他說罷,順勢坐在了病床的另一側,用湯匙盛了一勺湯,遞到了夜淺唇邊。

夜淺蹙眉,好手好腳的被人喂也就算了,關鍵這人還是她最討厭的人。

她很嫌棄的好嗎?

她不張嘴,而是抬手接碗,淡淡的道:“給我吧,我自己來。”

“不行,淺淺,就讓他喂,從今天開始,他要是不把你給我寵上天,我就讓他上天。”

池慕寒低聲一笑,“老爺子這是為了曾孫要六親不認了,行吧,你能給池家生曾孫,你有功,從今天開始,我就把你寵上天,來吧,張嘴。”

夜淺:“......”

見老爺子和徐管家都站在一旁盯著池慕寒,想必池慕寒也不會放棄裝模作樣了。

夜淺心裡歎了口氣,就當是為了讓爺爺開心好了,她張口,將池慕寒遞來的補湯一勺一勺的喝了下去。

直到湯見了底,老爺子才滿意的笑了笑。

徐管家將碗收走後,老爺子不理會池慕寒,倒是將目光落到了夜淺的臉上,溫和的問道:“淺淺呀,你們現在孩子也有了,總也不能就這樣一直分著,你們打算什麼時候複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