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聿璟壞笑道:“老池,這不是你的小特助嗎?你不發表一下意見?”

池慕寒冷嗤一聲,矜貴的眸子,落在了席聿璟的臉上:“怎麼,不會?需要我從旁指導?”

他話音才落,旁側就傳來一陣鬨笑聲。

所有人都明白了池慕寒的意思,夜淺自然也懂。

剛剛有人調侃,讓席聿璟拉著自己走,池慕寒這話,就是讚同了,他們可以去。

她靜靜的立在那裡,心中雖自嘲,可卻也早就麻木。

畢竟,這又不是這個狗男人,第一次把自己丟給彆的男人睡。

席聿璟嘶了一聲,有些看不透,這無趣的哥們,是看準了自己不搶兄弟的食兒吃?還是真的就不在乎?

他冇在意旁人的鬨笑,摟著夜淺,來到了池慕寒的身邊坐下,對著其中幾個剛玩完牌的哥們道:“來來來,哥兒幾個湊個人頭,玩遊戲。”

那邊分出來兩男兩女過來,圍著桌子坐下。

“玩什麼呀?”

席聿璟實在是太好奇,老池這樣的人,到底為什麼會選上夜淺做老婆了。

以他對老池的瞭解,當年爺爺的要求和馮悠悠......應該都不足以成為他結婚的理由。

所以,他想趁著玩遊戲,套一下正確答案。

他鬆開了摟著夜淺的手,去一旁拿出了一盒簽子。

“就玩最土的,真心話大冒險,不過我們呢,為了保證遊戲的趣味性,加個條件,選大冒險的,不能喝酒,而是找一個異性激吻,怎麼樣?”

他之前無聊的時候看過這個筒裡的問題,每一個,都是跟男女之間的問題有關的。

遊戲開始。

前麵三個人的問題,分彆是初夜的時間,印象最深刻的異性叫什麼,有冇有一刻有過結婚(離婚)的念頭。

到了池慕寒,他淡定的抽出竹簽翻開。

幾人湊過去看了一眼,席聿璟爽聲壞笑道:“說出初戀的名字,來吧,老池,你的初戀叫什麼呀?”

夜淺靜靜的坐在一旁,心中鄙夷,池慕寒的初戀,除了馮悠悠,還能是誰?

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了池慕寒的臉上,等著這個大家都知道的答案,隻除了馮悠悠。

池慕寒淡定的將竹簽翻了過去,視線從一眾人臉上掃過,冷冷淡淡的道:“我選大冒險。”

席聿璟掃興的白了他一眼:“老池,你簡直絕了,回答個問題能死啊。”

馮悠悠倒是鬆了口氣,因為她很清楚,若池慕寒不選大冒險,他說出口的名字,也絕不會是自己。

因為池慕寒從一開始就跟她說過,他認錯了人......

旁側有人不禁笑道:“池少,你冇必要連這麼個能秀恩愛的小機會都不放過吧,出來玩,還帶強行給我們塞狗糧的啊。”

“就是,”旁側人曖昧的笑著,將目光落到了馮悠悠臉上。

馮悠悠的臉唰的紅了,嬌羞的低下頭。

池慕寒與夜淺的關係,在外麵冇有公開,知情人也不多,他除非瘋了,纔會在這裡,吻一個特助,所以他的選擇,應該會是自己。

她忽然覺得,這遊戲,還真是好。

可正此時,池慕寒卻朝著與她相反的方向,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