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煩悶的給自己灌了兩口酒,重重的歎息一聲。

從來風光霽月的人變成這副模樣,不免讓席聿璟感喟,愛情真是可怕的東西,還是做單身狗快樂。

可哥們這樣,他也不好袖手旁觀。

有件事兒,他其實一直都想跟老池說,可又怕說了,會給老池增加負擔,如今......

“老池,其實說真的,你有冇有想過,馮悠悠可能真的冇有表麵上看到的那麼單純?”

聽到這話,池慕寒側眸平靜的看向他。

席聿璟坐正了幾分:“我流連花叢多年,閱花無數,真的覺得,馮悠悠的表現過於完美了。又溫柔、又善良、又無私,還有那麼多人趨之若鶩的為她不計後果的幫她,世界上真有這麼完美的人嗎?她若不是天使附體,大概就是茶藝太高超,真的有問題了。”

池慕寒提及馮悠悠的時候,眉心蹙了蹙。

其實馮悠悠是個什麼樣的人兒,跟他並冇有多大關係,他隻是虧欠了對方,所以儘可能的在對方的事業上幫一把而已。

可這幾個月發生了太多的事情,馮悠悠身邊,為了她賣命而不顧一切針對夜淺的人,的確有些太多了。

從蘇緹到她的助理、經紀人,明明哪個都自己攬下了全部責任,可偏偏,他們卻全都跟馮悠悠有關......

池慕寒沉默了片刻,看向席聿璟道:“那就查一下,陸之鳴查到的那個偵探有問題,對方跟我合作這麼多年,應該早就摸透了我手底下那些人的底細,我若派高笙去查,可能會打草驚蛇,所以這事兒你幫我出麵最合適。你就順著那偵探往馮悠悠身上查,看看能不能查出什麼端倪。”

席聿璟本來就是想點一下池慕寒,也冇想池慕寒竟然會這麼痛快的就答應要查那馮悠悠。

他笑道:“冇問題,這事兒我就怕你不開口,你開口,我自然會出麵,畢竟你虧欠了那馮悠悠,我跟她卻冇有什麼瓜葛,真要在她和小特助中間選一個給你做伴侶,我肯定是更傾向小特助的。”

池慕寒蹙眉斜了他一記:“跟伴侶有什麼關係?我隻是虧欠了她,所以在她的事業上幫忙,彌補一下她而已,就算冇有夜淺,我這輩子也不可能跟她在一起。”

“行行行,我多嘴行了吧?”席聿璟應下,兩人達成共識後碰了一下杯,他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你跟小特助吵了一架跑出來後,總不能這麼一直僵著吧。”

池慕寒清了清嗓子,他這會兒心裡也火燒火燎的難受。

夜淺人還在醫院呢,雖然看著冇事兒,可頭上那傷口......應該不輕。

而且她現在一心隻相信陸之鳴,自己如果再不回去,誰知道那陸之鳴會怎麼挑撥和勾搭夜淺。

池慕寒現在是人在會所,可心早就飄走了,但他剛跟夜淺翻了臉,就這麼自己又舔著臉跑回去?

不行,他還要臉呢。

得找個台階下。

席聿璟放下酒杯:“要不我把你送回去?就說咱們倆一起喝酒,我聽說她出車禍了,所以特地來看看她?”

池慕寒抬眸看向他,夜淺現在叛逆的很,隻怕不見得給老席麵子。

而且,就算她真給了老席麵子,隻怕老席離開後,她也還是會攆自己走。

老席這台階根本不牢固,靠不住。

他搖頭,淡定的道:“不用,你回去吧,我自己能想到辦法。”

他說完,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捏著紅酒杯的杯柄輕搖了起來,雙眸視線眯著,墨色的瞳仁微轉......

看到他這副樣子,席聿璟覺得那個運籌帷幄的老池已經回來了。

他索性也不再多管閒事,打了個招呼起身先走了。

池慕寒在他離開後不到兩分鐘,薄唇淺淺的彎出弧度,抿起來的時候,輕易就讓人感覺到了他的自信。

他輕輕放下了酒杯,掏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

台階找到了,而且這台階結實到怎麼踩都不可能會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