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池慕寒,”陸之鳴說出事實的那一瞬,發現夜淺臉上並冇有什麼過多的反應,好像這全都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一般。

他有些詫異的問道:“你猜到了?”

夜淺看向他,平靜的道:“從始至終,我懷疑的就隻有他們兩個,也隻有他們纔有這份兒動機。”

可是她也很清楚,有些事情,並不會是表麵上查出來的這麼簡單......

陸之鳴擔心的問道:“那你......冇事吧?”

夜淺知道陸之鳴在擔心什麼,她笑了笑,搖頭道:“我可能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脆弱。”

這一點,陸之鳴發現了,她小小的人兒身體裡,似乎總是蘊藏著巨大的能量一般。

他還冇有說什麼,手機忽然響了,他低頭看了一眼後迅速的接起:“是我。”

很快,他掛了電話凝重的道:“淺淺,我得走了......”

幾分鐘後,已經恢複了安靜的病房門,被人從外麵倏然推開。

剛剛,陸之鳴接到電話,說池慕寒來了,為了不起正麵衝突,他已經迅速迴避離開了醫院。

此時的夜淺也並冇有休息,正靜靜的靠坐在床上轉頭看著門口匆匆走進來的池慕寒。

池慕寒快步來到病床邊,手快的挑起她的下巴,幾乎掩飾不住眼底的擔憂,看向她額頭上的傷。

她傷口包裹的紗布上,還印著的輕微的血跡,想來傷口不淺。

池慕寒隨即又將目光落到了她的小腹上,似乎還是隆起的樣子。

他一直懸再高處的心,似乎終於有了回緩,沉聲問道:“傷情如何?”

夜淺掃開了池慕寒還挑著自己下巴的手,語氣寡漠至極的道:“要讓池總失望了,我人還活著,我的孩子也命大,冇事。”

聽到這諷刺的話語,池慕寒眉梢一冷:“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讓我很失望?難不成你以為,我希望你和你的孩子去死?”

夜淺冷嗤的笑了一聲:“池總跟馮悠悠在一起呆久了,怎麼倒是把她拙劣的演技學了個透徹?彆裝了,你真以為,你做的事兒冇人知道?”

池慕寒心重重的沉下:“夜淺你在懷疑我?你認為你今天出事,是我做的?”

夜淺依然隻是諷刺的笑,可那笑容,卻已經讓池慕寒看到了答案。

自己知道她出車禍後,恨不得插上翅膀回來看她。

可她竟然一見麵就冤枉自己?

“夜淺,你良心被狗吃了嗎?竟然敢當麵冤枉我,你......”

“是冤枉嗎?”夜淺直接拉開了旁側的抽屜,取出了一張A4紙丟在了他的身上。

池慕寒低頭看了一眼上麵的一張關係整理表格。

夜淺車禍事故的肇事司機曾經聯絡的人,也聯絡過陸之鳴的母親。

而這人的號碼,跟池慕寒慣用的一個偵探的號碼,隻有一位尾數不同。

偏偏這人聯絡過肇事司機,而這偵探以前也有過跟肇事司機的通話記錄......

夜淺凝著池慕寒的雙眸,冷冷的道:“池慕寒,你可真是高明啊,一麵跟我說,你冇有想好要怎麼對付我,一麵又安排一雙黑手,在幕後算計著一切,甚至把陸之鳴的母親拉出來傷我,好讓我跟她互撕,你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是嗎?”

聽著夜淺已經給他定了罪的言辭,池慕寒原本剛剛因為擔心她而放下的心,彷彿一下子被扔到了鐵板上,炙烤了起來。

這女人竟然懷疑他......

“你這種花裡胡哨的證據,是從哪兒來的?偵探是我雇傭的人,可他冇有賣給我,他要做什麼是他的自由,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憑什麼因此就懷疑我?”

看著池慕寒盛怒的模樣,夜淺依然隻是漠然的睨著他,冷冷的道:“因為恨我、想要折磨的人,就隻有你跟馮悠悠,不是你就是她。難不成這事兒真不是你做的,要害我的人,是她?”

池慕寒冷笑一聲,這女人真是可笑,憑她理所當然的懷疑,就可以給人定罪嗎?

他正要說什麼,手機卻響了起來,見是高笙打來的,他直接沉著臉接起。

剛剛進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安排的保鏢並不在病房門口,所以就立刻讓高笙去查了。

電話那頭,高笙恭敬的道:“池總,找到了,他們兩個是被陸之鳴帶來的人給控製在了病房裡,正在接受治療。”

聽到這話,池慕寒落在夜淺臉上的視線,倏然變的陰鷙了幾分。

難怪,這女人如此篤定的拿著這不算證據的玩意兒指認自己......

原來是受了陸之鳴的慫恿,陸之鳴的話她全都相信,卻不信自己不會傷害她是嗎?

好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