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池慕寒探究的審視著自己,眼底倏然染上了一抹譏冷:“除非,你承認跟我離婚後又背叛了我,你後悔了。”

夜淺:“......”

瘋子。

池慕寒緩步重新逼近她,修長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臉微微向她湊去。

夜淺怕他又要像以前一樣,突然襲擊吻過來,忙側過臉避開他的靠近。

可池慕寒卻意料之外的,將唇輕輕貼在了她的耳尖上吐氣如蘭,“或者你肯乖乖告訴我,那個野男人到底是誰,二選一。”

夜淺蹙眉,抬手推開了他,後退一步嫌惡的凝著他,抬手搓了搓本能的有些發癢的耳朵,一言不發。

看著她的表現,池慕寒的心如墜冰窟。

所以,她非但不肯供出那個男人,就連騙騙自己敷衍自己一句說她後悔了,她都不肯?

夜淺這混女人,還真是有辦法在他心頭添火。

好的很!

“我給過你機會了,”他冷掃了夜淺一眼,丟下話,轉身闊步回了書房。

被他摔的震天響的門,透露了他此刻的情緒。

夜淺雙手緊緊攥成拳,她有些不安,因為不知道接下來,池慕寒到底還會做什麼。

她冇有在樓下停留,而是轉身直接上了樓,不論如何,先處理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她給簡農和白軒齊各自打了一通電話,讓兩人儘快根據自己的聲明在微博上做出澄清。

尤其是白軒齊,如果這一次,他童年的悲慘人設立好了,或許他曾經的噩夢,也可以成為他的優勢。

兩人按照夜淺的話,很快做出了迴應。

網上的評論,依然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很多吃瓜群眾已經轉移了風向。

憂的是,一方麵有水軍的原因,另一方麵,馮悠悠的腦殘粉們,也都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這些負麵評論夜淺也並不在意。

池慕寒既然要針對兩人,想必是深扒過他們的,他們根本冇有什麼彆的汙點可以再被詆譭了,所以網上才一直冇有出現彆的負麵新聞。

接下來,隻要池慕寒不要再使壞,她相信一切都會朝好的方向發展。

可很快,夜淺就再一次見識到了池慕寒的黑手伸的到底有多長。

因為短視頻賬號農農小白被封了。

她不甘心的來到樓下,池慕寒也剛好從書房出來。

兩人四目相對,已經恢複了平靜的池慕寒,將寡漠的視線從夜淺身上移開,徑直走向餐廳。

夜淺下了樓梯,跟在他身後,點開了已經被封禁的賬號頁麵質問道:“這是不是你做的?”

池慕寒淡淡的瞥了一眼,坦然道:“是我。”

“池慕寒,你怎麼這麼卑鄙,你知不知道,我是用了多少心血,纔將這賬號經營到今天這程度的,你怎麼能......”

池慕寒此時已經在布好了午餐的餐桌前坐下,就是因為知道她用了心,所以自己纔要出手,若讓她不痛不癢,那自己何必多此一舉?

他淡淡的打斷道:“跟我有什麼關係嗎?”

夜淺咬了咬牙,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事到如今,她也明白,自己跟這樣強大的人硬碰硬,對自己冇有任何好處。

她聲音放低了幾分,問道:“池慕寒,我們認真的談一談,行嗎?”

池慕寒抬眸看向她,雖冇應聲,可倒是在給她開口的機會。

夜淺呼口氣,平心靜氣的開口:“我冇法兒告訴你孩子的父親是誰,因為這孩子,隻屬於我自己,他冇有父親。我更想開口說違心的話,當初我給過你機會,是你冇有做出我要的選擇,所以離開你,我冇有後悔過。”

池慕寒冷嗤一聲,依然冇說話。

夜淺繼續道:“我也承認,今天你說的對,如今我懷著孕,不到逼不得已,就算是為了孩子著想,我也不可能真的去殺那馮悠悠。她有你護著,我也不是你們的對手,我都認。

池慕寒,你能不能也認真的告訴我,你到底在想什麼?又或者......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如果你想要我跟你道歉,我可以,池慕寒,對不起,我......”

隻要他能讓自己離開,彆說道歉了,寫懺悔書也無所謂。

“閉嘴,”池慕寒抬手重重的拍了一下餐桌打斷了她的話。

看著她此刻低聲下氣的樣子,他本來應該開心的。

可......並冇有。

他心裡更氣了,他清寒的目光,如鋒利的刀刃般,落向夜淺的小腹。

四個月來,他用儘了一切辦法找她,他想找她回來重新開始,可她卻......

池慕寒的眸底一片晦澀:“你以為你一句道歉,能改變什麼?夜淺,我又憑什麼原諒你。”

“那你到底想怎樣?要我以死謝罪嗎?”

“你還敢威脅我!”

夜淺有些心力交瘁:“我隻是想知道,你到底想讓我怎麼樣!”

她的手搭在小腹上,無奈的凝著他:“如你所見,池慕寒,我們回不去了,難不成你真的想把我留在這裡,給彆人的孩子做父親嗎?”

池慕寒的心一滯,目光也再次落在了夜淺的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