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心裡有些慌,不會吧?

“池總,”夜淺甚至不看池慕寒的眼睛,隻恭敬的低垂著頭道:“我還有十五分鐘,就得去叫藝人了。”

“我說,過來!”

池慕寒睨著她,眉心挑了挑,那聲音,已經暗示了他此刻的意思。

夜淺知道,自己冇的避了。

本著能磨蹭一會兒是一會兒的心態,她恭敬道:“那......我去洗個澡。”

可池慕寒的聲音,已經染上了幾分陰鷙:“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三遍,夜淺,我可不喜歡在走廊裡折騰女人。”

夜淺被他的話驚到了,不要臉了吧。

可她瞭解池慕寒的個性,他乾得出來。

到時候滿走廊全是劇組的同事......

她不敢想,隻能邁步走過去,上了床。

甚至不等她坐穩,池慕寒就拽著她的手臂,將她直接反撲在身下。

夜淺閉上了眼睛,算了,又不是第一次。

還剩48天,權當被狗啃了。

可誰知道,這一次,池慕寒竟然變了花樣兒,他捏著她的下巴,命令道:“睜開眼睛,看著我。”

夜淺以為他又有什麼幺蛾子話要說,冷然的睜眼看向他。

可正此時,池慕寒已經倏然低垂下頭吻了下來。

忽然靠近的臉,嚇了夜淺一跳,讓夜淺臉上,莫名慌了一下,冇來得及呼吸,口中的空氣,就悉數被池慕寒掠走。

她憋悶了一下,想轉頭吸氣,卻已經來不及,池慕寒卑鄙的故意耍弄她,給她度了口氣,吻的愈發深沉。

一向在這件事上,麵不改色心不跳的夜淺,不覺有些憋悶的蹙眉。

池慕寒唇角冷勾,既然不會笑,那會生氣和害怕,倒也不失為一種情緒......

這吻比想象中的時間更長,池慕寒素來擅長拿捏人。

明知道自己趕時間,他卻故意磨人,眼看著要進入最後一步的時候,門口忽然就傳來敲門聲。

夜淺心裡一喜,應該是馮悠悠。

昨天早上,馮悠悠為了表現她的善良給同劇組的人看,故意來門口主動找的經紀人。

每次這種時候,她都覺得,馮悠悠是個救星。

可正此時,門口卻傳來了江野的聲音:“學姐,起了嗎?時間差不多了,該走啦。”

夜淺眼底的期待,瞬間消失。

倒是池慕寒,冷嗤一聲,湊到她耳畔,低啞的聲音,透著穀欠色:“你的好學弟來了,怎麼不應聲,嗯?”

夜淺凝著男人,如果不是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真想咬死他。

“學姐?”門口敲門聲再次傳來:“你在嗎?”

夜淺吞嚥了一下口水,打算裝不在。

畢竟這個樓層住了不少的劇組工作人員,如果她這時候鬨出點什麼事,隻怕會很難看。

可池慕寒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