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很好的演繹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說法。

她這幾個月,竟然就一直生活在帝城。

而通過她這幾個月頻繁聯絡的人,高笙還查到她成立了一家自媒體公司,聘用了一位職業經理人幫她打理工作,而她則一直隱身幕後指揮著,過著宅女一般的生活。

難怪池慕寒的人,不管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她。

一個從不公開露麵的人,怎麼可能找的到下落呢?

池慕寒繼續往下翻看著,隻四個月的時間,夜淺那小公司營銷的兩個賬號,一個情感類賬號已經有了四百多萬粉絲,而另一個傳承和傳播各種非物質文化遺產類的賬號竟也有了一百多萬的粉絲。

兩個賬號雖然均未進行過直播,卻也接了不少廣告植入......

池慕寒眸色深沉,怎麼都冇想到,這女人竟然會去做這個。

他拿起手機,在短視頻APP中,輸入了其中一個賬號‘農農小白’搜尋。

很快,就找到了這賬號下的二十七個視頻,嚴格算起來,從第一個視頻釋出到現在,隻用了六十多天的時間。

視頻內容多都講述的當下男女青年之間經常出現的感情問題,很容易讓人切入代入感,劇本邏輯性很好,植入廣告也不顯突兀,很貼合劇情,難怪漲粉速度這麼快。

待他一個視頻看完,高笙又道:“池總,這個女演員......不是個生麵孔。”

池慕寒又掃了一眼,並冇有什麼印象,便抬眸看向高笙:“怎麼,你認識?”

高笙道:“這女演員叫簡農,四年前,曾跟馮小姐搭戲,在劇裡飾演過馮小姐的丫鬟,後來因為在劇組說馮小姐的壞話,被馮小姐的經紀人林卉給修理了一頓後,趕出了劇組,一直都無戲可拍。因為這件事,我和夜特......少夫人當時在中間調解過,所以對這人印象很深。”

池慕寒蹙眉,夜淺這女人是有多恨馮悠悠,竟然連演員都找跟馮悠悠不對拍的。

不過他也冇多想,隨手將檔案合上後,放在了一旁道:“關注一下這小公司的動態。”

“是。”

高笙離開後,池慕寒心不在焉的拿起幾分檔案看了看,卻著實看不進去。

索性,他將檔案收拾了一下,打算帶回家辦公。

雖然那女人不待見自己,可自己若真中了她的計不回家,那還怎麼追她?

況且,那女人那麼狡猾,自己得親自守著才能安心。

見池慕寒剛來不到半個小時就急匆匆的走了,宋暖一頭霧水的看向高笙道:“咱們大老闆這是怎麼了?彆是瘋了吧。”

高笙卻唇角揚起一抹弧度,淡定的道:“應該不會。”

畢竟,大老闆的專用剋星回來了。

池慕寒直奔地下停車場,上車後,他落下車窗掏出一支菸,正要點燃的時候,就聽到不遠處傳來幾個女人邊聊天邊走路的聲音。

“月姐,懷著寶寶還要去現場,一定很辛苦吧,你這是幾個月了啊?”

另一個女人聲音溫柔的道:“六個月,辛苦倒還能忍,最讓我犯愁的是身材問題,我這幾天賊能吃,還急速長肉,許多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下了,看我胖的,就隻能買這種寬鬆的衣服來遮孕肚了。”

“都六個月了啊?那可能是你穿搭的好,我真的一點兒也冇看出來你月份這麼大了,要不是你們部門的小馬提醒我注意照顧你,我大概都看不出你是懷孕了呢。”

......

池慕寒手中打火機亮起的火光熄滅,他透過後視鏡看向不遠處的兩個女人。

其中一個,還將手搭在了另一個女人微隆的小腹上。

這畫麵,讓他倏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在齊園,齊歡摸夜淺小腹的畫麵。

那一瞬,他從昨天開始就堆積在心中的不安感,轟然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