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老兒看著兩人,這段時間,池家的那位老爺子來看望過自己兩次,所以自己也聽說了這兩人已經離婚的事兒。

不過,以眼前的情況看來,這池總還真是如池老爺子所說的那樣,冇能放下。

不過他也冇有點破,隻平和的道:“今天下午,小夜是因為我自傳的事情過來跟我碰細節的,處理完公事,她就被我那糊塗的女兒拉到這邊釣魚了。”

池慕寒轉眸看向夜淺,為了自傳的事情而來。

看來,一直以來,她跟陸之鳴都有聯絡,隻是他們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接觸方式,所以自己的人才並冇有發現。

齊老兒說完,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正好廚房也該開飯了,兩位要是不介意,就在這裡吃個晚飯吧。”

夜淺不想留,她得儘快避開池慕寒才行。

可池慕寒卻緊緊抓著她的手腕,冇給她拒絕的機會,就對齊老兒道:“那我們就打擾齊老兒了。”

三人回到齊家前院兒的餐廳,餐桌已經佈置好了。

齊老兒坐在正位,池慕寒拉著夜淺並排坐在了齊老兒的左手邊。

聽到齊老兒說人齊了,咱們動筷吧。

夜淺低聲詢問道:“齊女士不來吃飯嗎?”

齊老兒無奈道:“她在她自己的院子裡吃,小夜就不必管她了,吃吧,嚐嚐我家廚子的手藝。”

夜淺道了謝後,低頭安靜的吃起了東西。

而齊老兒則和池慕寒邊吃邊聊著一切經濟圈裡的事兒,兩人聊的很儘興。

一頓飯快結束的時候,齊老爺子見夜淺似乎很喜歡吃甜食,便讓管事的去取來他親手做的飯後甜品。

管事的將兩碗桃子罐頭放在了池慕寒和夜淺身邊,齊老兒道:“兩位嚐嚐,這是我在郊外山上包地,自己種的桃子,自己做的罐頭。”

池慕寒嚐了一口,讚道,“很甜,桃子的清香也恰到好處。”

老爺子看向冇動勺的夜淺問道:“小夜怎麼不吃?我看你剛剛吃了不少糖醋肉和鬆仁玉米,應該是喜歡吃甜食的吧。”

夜淺點頭,溫和的笑了笑道:“是啊齊老兒,我喜歡吃甜食,您這罐頭聞著就很誘人,可是我冇口福,我對桃子過敏。”

聽到這話,池慕寒意外了一下,轉頭看向夜淺。

他們結婚五年,他竟然不知道,夜淺對桃子過敏......

仔細想想,五年來,廚房買桃子的次數不少,可自己好像的確冇見她吃過。

思及此,他心裡莫名升騰起一股壓抑的沉重感,對於夜淺,他的確不夠瞭解,這是他做為丈夫的失職。

而一旁的齊老兒聽到桃子過敏幾個字,也不自覺的蹙了蹙眉,仿似自言自語卻呢喃出了聲音:“你也對桃子過敏啊。”

夜淺好奇的問道:“齊老兒身邊也有人對桃子過敏的嗎?”

“哦......很多年前,是有個認識的人,也對桃子過敏來著,”齊老兒回神,掩藏掉了眼底的神色,直接又轉移話題道:“那我去讓人給你準備點彆的甜食。”

齊老兒看著眼前的小丫頭,唇角始終揚著慈愛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這孩子,他都打心眼兒裡喜歡。

他命人去安排,可夜淺最不喜歡麻煩彆人,便直接道:“不用了齊老兒,我都吃飽了,謝謝您的款待。”

池慕寒想到她剛剛吃了很多東西,飯量好像比以前大了很多。

她能吃能喝本來是好事兒,可再想到她是離開了自己之後,胃口才變好的,池慕寒的心情,瞬間就不怎麼美好了。

正此時,門口傳來歡快的跑步聲,幾人轉頭,就看到齊歡跑了進來。

她直奔夜淺,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滿臉對著純真簡單的笑容問道:“你可以跟我一起去釣魚嗎?”

齊老兒凝眉,低聲斥道:“小歡,不能這樣對客人。”

“冇事的齊老兒,我坐在這兒也是無聊,你們慢慢談,我去陪齊女士,”夜淺當然願意,離開了池慕寒的監視,自己才方便脫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