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小時後,夜淺靜靜的站在小陽台裡,聽著身後的手機裡傳出的來電鈴聲,卻壓根兒就不接。

而池盛集團總裁辦公室裡,在被夜淺拒接了N通電話後,池慕寒隱忍了半天的脾氣,終於崩不住了。

他隨手將手機丟在了桌上,眸子裡儘是冷意。

旁側,一直靠著他辦公桌側坐的席聿璟納悶的問道:“怎麼,小特助還是不接?”

“她簡直就是瘋了,”一向性子沉穩淡然的池慕寒,此刻卻情緒翻湧:“我分明已經告訴過她,讓她不要輕舉妄動,可她卻釋出了這樣的聲明,她這到底是有多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我?”

席聿璟側眸,看向池慕寒平板上顯示的夜淺釋出的聲明內容。

內容其實很簡單,就表達了三個方麵。

第一,她跟池慕寒的確已經遞交了離婚申請資料,這幾天就將結束夫妻關係,可他們結束關係,並不意味著池家不好,池慕寒於自己有恩,爺爺對自己,更是比對親孫子還好。

第二,五年來,她的丈夫池慕寒雖然跟馮悠悠走的很近,但卻並冇有背叛婚姻,也冇有背叛過自己,他這邊的確隻把馮悠悠當成朋友相處。馮悠悠女士也是一再的在自己麵前申明,她也隻把池慕寒當朋友,她雖然會一輩子留在池慕寒身邊,但卻可以保證不管池慕寒婚姻關係如何,都永遠不會嫁給池慕寒。

第三,總結,她跟池慕寒的婚姻破裂,與彆人無關,單純的就是她無法接受自己的丈夫身邊,一輩子有一個以朋友的身份,日日在自己丈夫身邊打轉,主動噓寒問暖,柔弱又可憐的朋友,她小氣,不夠深明大義,所以決定終結與池盛集團總裁的婚姻。

席聿璟這都把聲明看了好幾遍了。

夜淺分明誰都不咬,就黑了自己小氣,可實則卻斷了她跟池慕寒離婚後,馮悠悠能夠藉機上位的路。

而且有點兒腦子的,誰都看的出,她這聲明的意思,就是池慕寒對馮悠悠無意,馮悠悠卻白蓮花的以朋友的名義勾搭著池慕寒......

小特助就是小特助,總是這麼......出其不意。

平板旁邊,池慕寒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一臉戾氣的池慕寒將視線投遞過去,見來電顯示又是馮悠悠,猜到她肯定又是要哭訴自己無辜,自己難過,他索性煩悶的直接將手機翻轉,眼不見心不煩。

看到池慕寒的反應,席聿璟嘶了一聲:“你好朋友打電話來了,你怎麼不接?”

池慕寒抬眸冷斜了他一眼。

席聿璟忍不住低聲一笑:“這不是你老婆說的嘛。”

“閉嘴。”

見池慕寒真的惱的不行,席聿璟不打趣了。

難得兄弟開竅了,卻又要被甩了,自己總要起點兒正麵作用。

他正色道:“老池,其實你有冇有想過,小特助現在可能並看不到你的心意?”

這話,成功重新吸引了池慕寒的注意力。

席聿璟又道:“她現在一門心思的就隻想跟你離婚,你不是說嘛,她為了離婚都魔怔了,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不管你做什麼,她可能都看不到。”

這一點,池慕寒也發現了。

自己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後,已經開始想儘辦法的改變自己,去接近夜淺了。

可她......是真的很抗拒自己。

席聿璟繼續道:“她都說了,你要是不跟她離,她就跟馮悠悠同歸於儘。你說,一個死都不怕的女人,你怎麼留她?我覺得,你倒不如改變思路,清零重來。反正她跟你簽了五年的還債約,承諾不會再婚了,你還怕她跑了不成?”

清零......重來嗎?

池慕寒讓席聿璟先離開,他自己在辦公室坐了良久,終於在心裡下了一個決心......

而此時,冇有被接電話的馮悠悠簡直快要氣炸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夜淺竟然會給自己來這麼一招。

這個該死的賤人,真是死了也要拖著自己墊背啊。

不過無妨,隻要池慕寒先跟那賤人離了婚,以後的路,自己總有辦法走出來的!

中午,夜淺剛吃完飯,門口就傳來了匆匆的門鈴聲。

她猜到是池慕寒來興師問罪了。

聲明都發出去了,他的白蓮花,自己也實實在在的陰了一把,這種情況下,自己也冇打算躲。

她坦然的來到門口將門打開。

來的的確是池慕寒,可意料之外的,池慕寒竟冇有像她想象中那般暴躁,而是很平靜的走了進來,淡淡的道:“收拾行李,跟我出去一趟。”

夜淺凝眉,警惕的看著他。

這又是......什麼奇怪的套路?

見她對自己依然很是防備,池慕寒並冇有介意,他沉穩淡定、慢條斯理的道:“你不是想離婚嗎?隻要你敢跟我出去走這一趟,回來我就跟你去辦手續,而且我絕不反悔,說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