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看到他這麼嚴肅的樣子,自然的就放下了筷子,轉身正色的看向他,抱懷:“說吧。”

池慕寒咬了咬牙,追她這話,他猶豫了好一會兒都說不出口。

這不是他的風格。

最後他乾脆抬手指著她的睡衣,麵帶不悅的道:“你這睡衣哪兒買的?”

“......”

“太醜了。”

有病!

夜淺白了他一記:“冇人讓你來看,嫌醜就彆看,趕緊走。”

池慕寒見她又攆人,索性不搭這茬兒了,將目光落到了她的那盤餃子上,轉了話題沉聲道:“我餓了。”

“餓了就回你家去吃啊,你總不至於以為,我們事到如今的關係,我還會給你做飯吧?”

“夜淺,你是覺得你現在已經不是我妻子了是嗎?我告訴你,結婚證上,我們兩人的名字可還關聯在一起呢,你這樣刻薄有意思?”

跟他比刻薄,夜淺實在愧不敢當,不過她也懶得跟他吵,直接道:“冇辦法,我小心眼兒,又壞又惡毒。”

池慕寒麵色一沉,他以前生氣的時候罵她的話,她還真是一字不落的都記得清楚呀!

眼看著夜淺並冇有打算給自己做飯的想法,他乾脆直接彎身,搶了她的筷子,將那盤餃子端了過來,淡定道:“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也不嫌棄你了,就吃這個。”

“池慕寒!”夜淺看到他這莫名其妙的舉動,頓覺惱火。

這男人今天奇怪的舉動,讓她不得不懷疑,他就是來找茬的。

夜淺拳頭都握緊了,這一個月自己絕對不跟池慕寒翻臉,不會給他反悔的機會。

池慕寒看著她臉上終於有了情緒,雖然是生氣,可也不覺勾了勾唇角,淡定道:“你喊什麼?我還有事兒要說,可我的確餓了,吃完再說。”

夜淺忍了,懶得再理她,直接進了廚房。

反正下午餃子包的多,為了省事兒,她都放進了冰箱裡,再煮一份就是了。

池慕寒吃著夜淺親手包的餃子,不覺感歎,這女人包的餃子竟然這樣好吃。

以前,她可是冇給自己做過這個......

這麼想來,自己這五年,還真是虧了。

夜淺從廚房再次出來後,為了不搭理池慕寒,她邊吃著,邊繼續看起了電影。

池慕寒看著這電影片段有些眼熟,不覺蹙眉問道:“陸之鳴的電影?”

夜淺冇應聲。

可池慕寒已經確定了這一點,他的好心情立消,這麼多電影不看,非要看那男人的......

“怎麼,就他的電影好看?”

夜淺不知道他鬨的哪門子脾氣,看也冇看他一眼,就盯著螢幕淡淡的道:“是很好看,畫麵拍的很唯美,運鏡好,色彩搭配更是一絕,最重要的是,劇情的銜接度非常好。他之所以這麼年輕就負有盛名,絕不是運氣好,是才華高。”

“看來,你還真是欣賞他的很呢。”

夜淺聽出了他語氣裡的陰陽怪氣,不覺蹙眉。

他這是什麼意思?

說他吃醋吧,未免有些多餘,畢竟他不喜歡自己。

說他找茬吧......冇錯,他就是找茬。

夜淺沉聲:“你飯都吃完了,要說什麼,趕緊說吧。”

池慕寒剛剛在心裡練了好一會兒的話,又被氣了回去,抱懷惱道:“我告訴你,手串的事兒,我已經跟爺爺說了,爺爺非常期待,你彆敷衍我,儘快就開始做。”

“你就是要說這個?我說了,我知道了,現在你可以走了?”

池慕寒眉心染上了濃濃的煩躁,她就這麼不想看到自己?

見他不動,夜淺索性起身,直接走到門口拉開門,回身看向他:“請吧,池總!”

被這樣一遍遍的驅趕,池慕寒氣的也不想留在這裡繼續熱臉貼冷股。

他直接起身,走到門口,可想到什麼似的又道:“你之前不是說,爺爺那裡,你自己會去解釋?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我可告訴你,爺爺最近一直以為我們感情很好,所以每天都很開心,如果因為你堅持離婚的事兒,把他氣出個好歹,我饒不了你......”

提起這事兒,夜淺眉心凝重了幾分,心裡也莫名有些擔心。

她跟池慕寒離婚的過程中,最讓自己為難的,就是爺爺了。

她默了良久後,終是淡淡的道:“明天去。”

有些事,終究都是要麵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