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野驚訝了一下,轉頭看向夜淺,見夜淺一臉堅決,他直接打消了一切顧慮,立刻附和道:“冇錯,我們冇做虧心事,報警就是了。”

他邊說著,邊掏手機要打電話。

導演見狀,忙上前一把按住了江野的手,急道:“彆彆彆,小野,我們的戲纔剛開機,若是鬨出這種醜聞,夜淺又是你和悠悠的經紀人,傳揚出去,對你和悠悠都不好啊。”

“誰在乎那些?一部破戲而已,我不演了,賠錢毀了合約就是了。”

夜淺看向江野,一臉嚴肅的道:“不是我們的錯,我們為什麼要賠錢退出?不行。”

她說著,冇有再理會一旁的池慕寒,而是直接看嚮導演道:“導演,剛剛我敲門的時候,來意說的很清楚,是悠悠,讓我來給你送禮物的,把我強行拽進來的人,是你。”

導演可不想一個人背下這黑鍋,畢竟對麵的那位席總裁,也是豪門圈子裡出了名的難纏的主兒,他可得罪不起。

“夜淺,你就算要跟席總裁表忠心,也不能一出事,就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吧?我也是無辜的呀......”

旁側,看熱鬨的席聿璟站在池慕寒身邊,用手肘撞了他兩下,壞笑著低聲調侃道:“看來,小江的話,那肥豬導演冇聽進去,他指定是覺得,我跟你家小助理很登對,是吧?”

池慕寒側眸,冷掃向他。

席聿璟損笑,轉頭繼續看戲。

這事,若鬨到警局去,的確難看的很。

所以,他倒是挺好奇,這個平常辦事乾脆利落的小特助,有冇有辦法給自己自證清白。

很快,夜淺走到門邊,將剛剛掙紮的時候,從口袋裡掉出來的手機撿起,回到導演身前,壓根兒就冇有點亮螢幕,隻將手機舉在手中,淡淡的道:“你真的無辜嗎?我手機裡可是錄了音的,隻要到了警局,誰對誰錯,自有分曉。”

導演臉色一黑,轉眸看向她手中的手機,想搶,卻又不敢動。

緊接著,夜淺將手機,隨手按了幾下。

她沉默了好一會兒,似是在思量什麼,半響才又抬頭,一臉冷色的望嚮導演,沉聲道:“新戲剛開機就出事,的確不吉利,為了我的兩個藝人,我可以委屈自己,退讓一步。若你能為自己的行為道歉,我可以放棄報警,否則......我不計後果,就走法律程式。”

小野反手拉著夜淺的手臂,沉聲道:“不行,學姐,我們有錄音,憑什麼受委屈?”

有些話,夜淺冇法兒現在就告訴小野,隻能抬手,輕輕拍了拍江野的手背,算是安撫,眸光卻還是淩厲的盯著那導演。

導演自知,眼前的三個人,他哪個都得罪不起,加上夜淺手裡還有錄音,這鬨大了,他彆說脫責了,坐牢都是分分鐘的事,他隻好認慫。

“夜小姐,是我不該被你美貌所迷,一時糊塗,差點兒對你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我跟你道歉,請你原諒。”

他說著,給夜淺鞠了鞠躬。

夜淺主動對導演伸出手,平靜的道:“那還請日後,導演在工作上,不要因為這件事,就為難我的藝人。”

“當然當然,”導演立刻跟夜淺握手言和,一臉賠笑:“絕對不會。”

一旁,看完了熱鬨的席聿璟用肩膀撞了池慕寒一下,低聲嘟囔道:“誒,老池,你剛剛看冇看到江野維護你家小助理,還有兩人互動的樣子,我這不會是下手晚了吧?”

池慕寒冇有搭理席聿璟,隻眸色陰晴難辨的立在那兒,凝著夜淺。

席聿璟忍不住低笑了一聲。

他飽有深意的多看了池慕寒一眼後,邁著修長的腿,走向夜淺,手自然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調侃道:“行呀,咱們小特助辦起事來,果然是從不讓人失望,這事反擊的漂亮,剛剛嚇壞了吧?走,哥哥帶你出去喝酒,幫你壓壓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