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馮悠悠的那一瞬,夜淺控製不住心底的怒火,直接從床上下來。

陸之鳴見她踉蹌了一步,忙伸手攙扶。

馮悠悠忽視了池慕寒的阻攔,徑直來到夜淺身前,噗通一聲跪下,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刀,遞給了夜淺:“夜特助,剛剛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我知道,你恨透了我,我現在也恨透了我自己,我願意給程先生賠命,你殺了我吧,我不需要你償命。”

池慕寒瞭解夜淺,她對馮悠悠必然是真的動了殺心的,這把刀對於此刻夜淺來說,絕對是最大的刺激,她是一定會接的。

他快步上前想要阻攔,可夜淺已經手快的如她所料那般,掙開了陸之鳴的攙扶,一把握住了刀柄就朝馮悠悠刺去。

池慕寒上前,伸手去攔,刀鋒擦著他手心劃過,鮮血瞬間湧出。

陸之鳴見狀,一把搶下了她的刀丟在地上,用了力氣將她拉到了一旁,急道:“夜淺,彆這樣,你冷靜一點。”

夜淺看著池慕寒被自己劃傷的手,也懵了一下,所以纔會輕而易舉的被陸之鳴奪走了刀。

她是要殺馮悠悠,可池慕寒為什麼要來礙事?

正此時,馮悠悠已經一把握住了池慕寒受傷的手,撕心的痛哭了起來:“慕寒......慕寒你怎麼樣?你為什麼要幫我攔刀,為什麼還要為我受傷?反正如今我名聲毀了、未來冇了,還連累了程先生,我即便活下去,也要揹負一輩子的愧疚,我是真的不想活了,我求你不要再管我了。我不想再讓你為了維護我,而跟夜特助起任何衝突了。”

池慕寒冇有理會馮悠悠的話,而是抬眸看向夜淺。

這一次他攔刀不是為了救馮悠悠,而是為了夜淺。

他不能讓夜淺成為殺人犯。

夜淺滾燙的淚珠在她的眼底翻湧著,她極力的控製著眼淚,不肯讓它們滴落。

她一直都知道,池慕寒有多偏心那個女人。

愛,本來就可以讓人偏愛,她懂,她認,可她也恨。

看著夜淺凝著他的雙眸裡,鐫刻著的滿滿的恨意,池慕寒的心怵然一縮,忙道:“夜淺,我......”

夜淺根本就不肯聽,直接回擊著他的視線,質問:“既然你這麼愛她,寧可自己受傷也不肯讓她受一點委屈,那你為什麼不乾脆離婚放了我?為什麼要把局麵變成今天這樣?池慕寒,你太殘忍了。”

“不是這樣的夜淺,剛剛......”池慕寒看到夜淺眼底的絕望,正要解釋,可旁側的馮悠悠卻立刻打斷了他的話。

“夜特助,不是慕寒的錯,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毀了一切,我......我這條命現在就還你。”

她說著,已經抓起了剛剛被陸之鳴丟在地上的刀,毫不猶豫的朝自己剛縫合好的手腕上劃去......

鮮血頃刻四濺。

陸之鳴驚嚇了一跳,女演員之間勾心鬥角的把戲,陸之鳴在片場見多了,可眼前的馮悠悠......實在讓人震驚。

她剛剛拿著刀的手,甚至連猶豫都冇有就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