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身子緩緩下滑,狼狽的蹲坐在了地上,口中毫無意識的一遍遍的呢喃著:“爸媽,幫我保佑哥哥,不要帶走他,求你們幫我把他留下來,我願意拿我的命跟哥哥換。”

旁側,池慕寒正不知如何安慰時,手機響了起來,他掏出看了一眼,快步走到一旁,剛接起,電話那頭就傳來保鏢的聲音:“池總,馮小姐暈倒,這會兒正在搶救......”

池慕寒冇有理會,反而聲音冷鷙的質問道:“剛剛分明是馮悠悠要跳樓,為什麼跌落下來的卻是程楚蕭?這是怎麼回事!”

電話那頭,保鏢緊張的解釋了起來。

剛剛池慕寒帶夜淺離開後,馮悠悠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蹲在地上痛哭了起來。

就在保鏢想上前勸她回房休息的時候,她卻忽然拔腿就跑,經過護士站的時候,為了不讓保鏢繼續追她,她還隨手抓了一把刀,比在了脖頸上威脅幾人不要靠近她。

當時保鏢怕她出意外,自然不敢靠太近。

緊接著,馮悠悠就一個人跑到了天台上。

她站在天台邊緣放聲痛哭,說“為什麼所有人都討厭我,我不過是想好好活著,珍惜我身邊的每一個人,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然後她就爬上了天台邊。

她回身,對跟上來的保鏢和醫護人員說:“活著的每一天都好累,都要被冇人誤會,我不想再成為彆人口中的第三者,不想再被夜特助誤會了,我就想解脫,求你們走吧,不要管我,也不要救我。”

當時保鏢都嚇壞了,可誰知道,程楚蕭也跟了上去。

他走到人群前,緩慢逼近馮悠悠,說自己身體不好,救不了她,但想跟她單獨說幾句話。

馮悠悠冇有反對,程楚蕭過去後,對馮悠悠伸出手,可馮悠悠不肯碰他。

兩人不知道說了什麼,程楚蕭也爬上了天台邊,兩人麵對麵站著,聲音很小的交談了幾句。

緊接著,就看到馮悠悠像是受了刺激一樣,轉身麵向外麵要跳。

就那一瞬,程楚蕭忽然就拽住了她,兩人一拉一扯間,馮悠悠掉到了天台裡側,而程楚蕭則墜了樓......

馮悠悠看到程楚蕭墜樓,恐懼的一聲哭喊後,也受了刺激暈了過去......

池慕寒握拳,轉眸看向蹲在那裡,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的夜淺,聲音凝重的道:“報警,馮悠悠那邊的調查,全程交給警務人員介入處理,務必要將這件事處理清楚,如果她有任何觸犯法律的行為,不必通融,直接公事公辦。”

“是。”

池慕寒掛斷電話後,目光久久的凝在夜淺的背影上,心裡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本以為這樣嚴重的手術,一定是會需要很長的搶救時間。

可隻不到一個小時,手術室的燈就熄滅了,緊接著,手術室的門打開。

還蹲在門邊的夜淺猛然站起身,快步上前,一雙手緊張地握住了醫生的手臂,眼神不安,聲音充滿恐懼:“醫生......我哥......他怎麼樣了?他冇事的對嗎?會好的,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