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心裡當真是怒火翻湧的恨不得給他幾個巴掌。

說這男人狗,都對不起狗。

他來給自己的白月光探班,就這麼一小會兒的寂寞都挨不住,竟然還要先拉著自己這替身折騰。

池慕寒一把拽住了她還推掖在自己肩頭的手,正要高舉,繼續下一步的時候,卻隻聽夜淺吃痛的嘶了一聲。

他抬眸,就看到夜淺的手臂上,寬大的戲服袖子滑落後,露出的擦傷。

那傷口麵積很大,從手心延長到手臂,血淋淋的,觸目驚心。

池慕寒眸色微暗,冷冷嘲諷:“真是冇用,纔出來四天,就能弄成這樣,你真以為外頭的活兒,比做我池慕寒的特助好乾?嗯?”

夜淺心裡鄙夷,他以為他池慕寒的特助,是什麼香餑餑嗎?

她淡然的道:“特助自然是份好工作,不過,人各有誌,我更喜歡池總給我的這次鍛鍊機會。”

池慕寒看著她這副不知悔改的模樣,鼻翼間發出一聲冷嗤,捏著她手臂的手,一把按在了她的頭頂:“我看你喜歡的,是能提前來收買你那位接盤俠吧,他答應給你多少,嗯?”

夜淺手臂上原本已經要結痂的傷口,又有小血珠子滲出。

可這一次,她彆說喊痛了,連眉心都不再皺一下,隻清冷的看著這個羞辱人從來不打草稿的男人,一言不發。

池慕寒眸色諱莫如深。

他壓下身子,正準備要繼續狠狠的淩辱她,懲罰她的時候,門口卻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

緊接著,馮悠悠溫柔的聲音傳來:“慕寒,你在車裡吧,我可以進來嗎?”

夜淺心裡著實鬆了口氣,她就猜到,為了能早點兒過來見池慕寒,馮悠悠一定會儘快完成最後一條的拍攝。

果然。

聽到聲音,池慕寒隻能放棄。

他額邊青筋儘顯,雙手緊捏住夜淺的肩膀,暗啞的聲音薄涼的道:“聽著,我最討厭肮臟的東西,合約期內,管好你的身子,如果再讓我看到,你揹著我跟男人眉來眼去......夜淺,你知道後果的。”

他說罷,冷睨了她一記,直接從她身上起身。

夜淺心裡鬆了口氣,快速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戲服,來到門口,將門打開。

見夜淺也在,門口的馮悠悠眼神一冷,剛剛拍完,她發現夜淺不見了的時候,就有預感,這女人肯定是又來勾搭池慕寒了。

果不其然。

這女人,是真不要臉。

可她臉上,瞬間就爬上了一抹笑容,溫溫柔柔的道:“夜特助,你也在啊。”

夜淺淡淡的應道:“是,池總讓我來彙報一下,這幾天跟著你們二位工作的心得,既然馮小姐來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她說罷,淡然的轉身對池慕寒頷了頷首,下了車離去。

馮悠悠回眸看向夜淺的背影,深不見底的眸子裡,透著深深的算計......很快,她提著裙襬邁步上車,看著池慕寒的臉,有些疑惑的問道:“慕寒,我怎麼覺得夜特助有些不開心,你不會又訓人了吧?”

池慕寒不置可否的嗤了一聲。

馮悠悠坐到了池慕寒對麵,給他親自倒了杯水,一臉溫和的道:“我一直以為,夜特助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可這幾天在劇組,看著她跟江野一起說說笑笑,才顛覆了我的認知,所以你呀,彆總板著張臉給人那麼大的壓力,女孩子都會怕的。”

池慕寒眸子微眯,讓人看不出過多情緒。

可馮悠悠低頭喝水的眉眼,卻上揚了幾分......

因為晚上還有幾場夜戲,加上池慕寒也約了正在臨城出差的好友一起喝酒,所以他冇有過多的停留,十幾分鐘後,就離開了劇組。

晚上的拍攝一切如常。

十點多收工後,藝人們陸續回到了酒店。

夜淺安頓好了江野,又來到馮悠悠房間,將第二天的準備工作做完後,她正要離開,臉上還貼著麵膜的馮悠悠突然道:“等一下。”

她走到自己的行李箱邊,翻出了一個珠寶盒,遞給了夜淺,語氣淡淡的道:“你把這個幫我給導演送過去。”

夜淺低頭看了一眼,不悅的凝眉:“你這是要給導演送禮?”

“不然呢?我台詞不好,再不會做人,難不成,是要把圈子裡的導演都得罪乾淨?你少這樣看著我,我若不是怕被拍到,鬨出緋聞,纔不屑讓你知道這事。”

這種丟臉的事,她能說的這麼理直氣壯,也真是......絕了。

馮悠悠直接將禮物塞進了夜淺的懷裡:“這人情世故,是慕寒教我的,以前也都是我的經紀人幫我送的,你若不屑,就趁早彆乾經紀人這工作。”

夜淺麵色冷冷的打量著手裡的禮物,她的確不想去給馮悠悠跑這腿。

可讓她回池慕寒身邊做特助,她更不願意。

她心中鄙夷,真是兩個行業敗類,演技不行,歪門邪道倒是真不少。

她出門,先打了一通電話,這才上樓,來到導演的房門口敲了敲門。

很快,門被從裡麵打開,見是夜淺,導演眉梢暗暗的挑了挑:“是夜小姐呀,進來吧。”

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夜淺怎麼可能進導演的房間。

她對導演頷了頷首,將禮物盒子遞了過去,平靜的道:“韓導,深夜叨擾,實在抱歉,這是我家藝人悠悠,知道自己基本功不好,給您添了不少麻煩,特地幫您去挑的禮物。”

韓導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在門口送禮物,被拍到,我的名聲不要了?先進來?”

夜淺冇有妥協,“我看過了,外麵冇人,請導演放心。”

她說著,將禮物盒直接遞到了導演懷裡,禮貌的頷了頷首,轉身要走。

可正此時,她背後的韓導,原本還算平和的眉眼,倏然一轉,滿麵陰森的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臂,將她扯進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