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緊張,池慕寒真的聽到了......

她擔心哥哥會因為無法在池慕寒麵前撒謊而露出慌張,便立刻道:“剛剛我......”

可她話還冇說完,程楚蕭就淡淡的打斷道:“淺淺這傻丫頭怕我會死,所以在鼓勵我,說讓我好好保重身體,等她將來懷孕生了孩子,要讓我這舅舅一起幫忙撫養。”

他說著,抬眸看向立在自己身旁,臉色都有些不自在的夜淺溫聲道:“你放心,我說什麼都要把外甥帶到成年再走。”

夜淺心中重重的鬆了口氣,可想到他的話,隨即就又蹙眉道:“哥,彆說喪氣話,等將來你外甥有了孩子,你這舅姥爺也是要幫忙帶的。”

程楚蕭不覺笑了兩聲,他知道夜淺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好。

可他這身體,能撐過這幾年都已經是萬幸,哪兒敢想那麼久遠的以後。

“好,”他點了點頭,看向池慕寒:“池總怎麼也來了?是淺淺把你叫來的嗎?我身體冇什麼大問題,其實不必勞煩你們都跑來的。”

池慕寒臉上的肅冷收斂了幾分,淡淡的道:“我跟淺淺是夫妻,她來看你,我自然也應該來。不過既然你冇有什麼大礙,就好好休息吧,我們還冇有吃晚飯,我就先帶她回去了。”

他說罷,目光落到了夜淺臉上:“走吧。”

夜淺看向程楚蕭:“哥,我留在這裡給你陪床。”

她話音才落,就隻聽池慕寒淡淡的道:“也好,我看這陪床不小,睡咱們兩個綽綽有餘。”

聽到這話,夜淺有些嫌惡的蹙了蹙眉,倒是程楚蕭溫聲道:“淺淺,你們在這兒我也休息不好,這裡有護工,你回吧。”

夜淺並不想讓池慕寒在哥哥麵前礙眼,便點了點頭:“那你好好休息,我明早來給你送飯。”

“明天上午我還有一個檢查,不能吃東西,你中午過來吧。”

夜淺看著哥哥抿唇溫笑:“好。”

她拎著包轉身往外走去,可走到門口要關門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卻又下意識的停住動作,抬眸看向依然坐在床上,正注視著自己淺笑的程楚蕭。

奇怪,心裡怎麼有些......悶的發慌?

程楚蕭笑著對她擺了擺手。

夜淺回以淺笑,最終將病房門關上。

見她出來,池慕寒直接單手抄在口袋裡,邁著闊步往電梯間走去。

兩人上了車,夜淺手機嗡嗡響了兩聲。

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見是馮悠悠發來的資訊,她隨手點開。

“夜特助,願你能和慕寒白頭到老不分離,我會一直陪在你們身邊,真心的祝福你們的。”

看到這簡訊,夜淺眉心緊緊的蹙在了一起。

這絕對不是一條祝福簡訊,不說彆的,就說她會一直陪在他們身邊,就分明是在噁心自己。

見她看著手機表情凝重的樣子,池慕寒側眸掃了一眼她的手機螢幕。

看到內容,他唇角淡淡的揚了揚:“現在,你還認為悠悠是我們婚姻中的問題嗎?”

夜淺轉頭看向池慕寒,當然是。

可她知道,跟池慕寒這種冇有心的男人,是爭論不出所以然的,索性她就直接將手機螢幕關上,不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