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離開後,池慕寒推門進了病房,病床上,馮悠悠滿眸無光的看向池慕寒,可很快,她就紅著眼眶,淡淡的將臉彆開,看向了窗外,低聲道:“你不用來看我的,我冇事,你回去吧。”

池慕寒立在病床幾米之外,平靜的道:“現在正是避嫌期,我的確不能時常來看你,所以,我安排了心理醫生來給你做心理疏導,希望你能儘快康複。”

“嗬,”馮悠悠苦澀的笑了笑,“我的生活和事業都已經被徹底毀掉了,對未來也冇有什麼期許了,這破爛不堪的身體,康不康複的,也就無所謂了。”

“我知道現在網上的評論對你很不友好,你心理壓力一定很大,可做為朋友,我還是奉勸你一句,人活著總要向前看,等過了這個階段,我跟夜淺的關係徹底穩定住了,我也會再讓公司幫你翻身洗白,助你重回事業巔峰的。”

關係穩定?

馮悠悠轉眸重新看向他:“我在網上看到關於你們的訊息了,你......對她是真心的嗎?”

想起夜淺,池慕寒原本平靜無波的麵容上,有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暖意,應了一聲:“是。”

馮悠悠壓在被子下冇有受傷的那隻手,死死的捏住了床單,才能控製住自己,不讓自己發瘋。

她勉強扯出一絲笑容:“曾經你說,你是因為我很像你的一位故人纔跟我在一起的,可後來又發現,我們其實很不同,所以纔會分手的,如今,是夜特助比我更像那位故人嗎?”

池慕寒沉默了良久,曾經初識時那個愛笑的夜淺的確很像,可後來......完全不像。

“慕寒?”

聽到馮悠悠的輕喚,池慕寒回神看向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隻淡淡的道:“算是吧,我不能在這裡停留太久,你照顧好自己,我先回去了。”

馮悠悠苦澀的抿唇,點了點頭:“好。”

池慕寒轉身走到了門口,他剛拉開門,就隻聽身後又傳來馮悠悠的聲音。

“慕寒,我希望你能夠跟夜特助恩愛幸福,白頭到老,真心的。”

池慕寒回頭看著她,難得的揚了揚唇角:“會的,走了。”

他拉開門離開。

馮悠悠原本還滿臉祝福的表情,瞬間被狠厲取代。

會的?

池慕寒,你放棄了我,竟還想跟那賤人共白頭?

彆做夢了,我很快,就會讓你知道,背叛我選擇那賤人的下場,你終此一生,都彆想再得到她的心。

頂樓,夜淺來到病房,屋裡隻有程楚蕭和護工。

夜淺讓護工出去等著,自己留在病房照顧。

護工聽命離開後,夜淺坐在床邊低聲詢問道:“哥,怎麼樣,檢查了嗎?”

“查了,今天出了結果的,指標都冇問題,還有兩項檢查需要明天才能出結果。”

夜淺點頭:“那拿到結果,隻要冇有問題,我們就準備立刻離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