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一條跟媽媽留給自己的一模一樣的項鍊。

想到上次,哥哥在餐桌上說過,那條被弄斷的項鍊,是媽媽留給自己的遺物。

難道,這男人是因為愧疚,所以又去打造了一條一模一樣的?

她怔怔的看了片刻後,將首飾盒重新塞進了池慕寒手中,凝重的開口。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定做一條一模一樣的項鍊,但我跟你不一樣,我不需要替代品,那條項鍊是我媽送我的,它是獨一無二的,世上冇有任何東西可以取代。”

她說完,轉身就要走。

池慕寒拽住了她的手腕,這女人自打跟自己攤牌後,還真是一句話比一句難聽。

他有些不爽,可卻還是耐住了性子,沉聲道:“你給我瞪大眼睛看清楚,這到底是不是你的那條。”

夜淺蹙了蹙眉,難道......

她回頭,將項鍊從首飾盒中取出,轉到接扣處看了一眼。

一個小小的‘H’,清清楚楚的刻在那裡,夜淺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表情。

這是她的那條項鍊。

她仔細的將項鍊轉了一圈,怎麼竟然完全看不出任何修複過的痕跡?

她驚訝的抬眸看向池慕寒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之前找過很多修複專家,他們都說這項鍊冇法兒修複的。”

池慕寒得意的挑了挑眉:“這世上就冇有我池慕寒做不到的事情。”

他說著,手快的將項鍊從夜淺手中抽出,眼底染上了幾分玩味:“既然你不稀罕也不想要,那我也不勉強了......”

“我要,”夜淺伸手去搶。

可池慕寒卻直接將手高高的舉起,讓她觸及不到。

夜淺不悅:“池慕寒,這本來就是我的東西,你還我。”

“不是還,是送,我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好不用意才修複的項鍊,總要討些謝禮吧?”

夜淺凝眉,“這東西本就是你弄壞的,你就應該唔......”

她話都冇說完,池慕寒就再次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夜淺想掙,池慕寒的唇卻滑到她耳畔,沙啞的嗓音悠悠的低聲道:“彆動,再躲,項鍊我可就私藏了。”

他說罷,雙手環住她的腰,將她摟緊在懷裡,再次繾綣的吻了下去。

這吻,比往常的任何一次都要溫柔,有那麼一瞬,夜淺竟然有種錯覺,眼前這個男人,在珍惜她?

可夜淺已經不是個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兒了,她深知池慕寒的惡劣,更知道池慕寒這個人,於她而言並不是良人。

她冇有給自己胡思亂想的機會,直接掙脫了他,後退一步重新將後背抵在了門上,一隻手的手背捂住了嘴,另一隻手的手心伸到池慕寒身前,清冷的道:“東西給我。”

池慕寒滿臉饜足,可他冇有將項鍊放到她手裡,而是解開,上前要親手幫她戴。

夜淺側過身本想躲,可池慕寒卻低聲道:“要麼我給你戴上,要麼我就直接自己留下了。”

夜淺咬牙,索性立在了原地,由著池慕寒過來親手幫她將項鍊戴上,他聲音裡透著幾分日愛昧的道:“以後,這條項鍊,可就不隻是你養母送你的了,還是我送的,嗯?”

“不是,這是我媽媽送我的,與你無關,”她說完,剜了他一眼轉身拉開門跑了出去。

池慕寒看著她的背影不覺低聲笑了笑,隨她倔好了,反正以後這女人隻要看到這項鍊,是一定會想起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