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抬手搭在夜淺肩膀上,看著老爺子倒是一派大度的道:“照片發了也就發了,淺淺這麼喜歡你老人家,總不會責怪你什麼的,再說,徐叔照片拍的不錯,隻是以後你們不要再自作主張了,我們夫妻更喜歡低調,是吧,淺淺?”

他說罷,看向剛剛還跟自己囂張的夜淺,眼底眉梢染上了幾分逗弄。

夜淺冇有理會池慕寒的陰陽怪氣,勉強扯出一絲笑容對爺爺道:“爺爺,冇事。”

“那我就放心了,這樣,以後我若再忍不住想炫耀的時候,一定跟你們商量。”

夜淺點了點頭,不會有以後了。

池慕寒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這個時間該吃早餐了,徐叔,你帶爺爺先過去吧,我跟淺淺收拾一下就過去找你們。”

徐管家頷了頷首:“好的少爺。”

夜淺怕池慕寒因為剛剛的事兒又跟自己糾纏,便直接道:“我收拾好了,爺爺,徐叔,我跟你們一起去。”

可她纔剛走了一步,就被池慕寒拽住了手腕:“你跑什麼,我這麼虔誠的信徒,在佛祖麵前還能吃了你不成?進來,我有東西給你。”

他還有臉提佛祖?真是鬼話。

上次是誰不要臉,說什麼佛祖麵前不行,但這裡是背後的?

老爺子看著兩人的樣子,輕笑道:“對對對,佛祖麵前要收斂,行了,淺淺,你一會兒陪著慕寒一起來過來吧,我有你徐叔照顧著就行。”

兩位長輩離開,還不等夜淺回神,池慕寒就已經直接將她拽進了房間,關門,順手將她抵在了門上,困在了雙臂間。

夜淺蹙眉:“你......”

池慕寒冇有給她開口的機會,“剛剛那麼冤枉我,你不覺得得先跟我說些什麼嗎?”

夜淺握了握拳,為了不跟他多糾纏,她彆過臉,不情不願的道:“對不起,我剛剛誤會你了。”

“你的道歉,我收了,至於道歉禮呢,你現在怕是也拿不出來,那我自己討吧,”他邊說著,修長的手指已經挑起她的下巴,低頭就吻了上去......

“......”

是誰剛剛說在佛祖麵前不會亂來的?果然是鬼話。

她抬手想要推開他,可池慕寒卻一把抓住她推掖自己的雙手,反抵在了她心口,將吻加深。

夜淺有些憋悶,過了足有半分鐘,纔好不容易側開臉避開了他的吻。

她用力的呼吸了幾口,才氣悶的凝著他喝道:“池慕寒你乾什麼,你這樣有意思嗎?”

“有意思,”他邊說著,邊手指輕佻的撫上了她的臉頰:“要是能繼續的話,可就更有意思了,繼續嗎?”

夜淺掃開了他不安分的手,嫌惡的睨了他一記,轉身就要拉開門走。

可池慕寒卻順勢握住了她的手:“都說了有東西要給你,你跑什麼?”

夜淺惱火的剜了他一眼:“我不要。”

“是嗎?看過之後,如果你還能說出不要,那我跟你姓,跟我過來。”

他說著,已經將夜淺拉到了衣架邊,從自己的外衣口袋裡,掏出了一個盒子,遞給了她。

見她不接,池慕寒順勢將盒子塞進她手中,使了個眼色命令道:“打開。”

夜淺不耐煩的隨手就將盒子打開,當看到裡麵的東西時,她原本不耐煩的表情,頃刻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