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新開始?

這四個字對於夜淺來說太沉重,她根本就不會考慮。

見她不言語,老爺子又道:“淺淺,我知道你這些年留在慕寒身邊,一直都很委屈,以前,他性格犟我勸不了他,但現在,他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他是我一手帶大的,我瞭解他,他既然在我麵前承諾要跟你共度一生,就一定不會騙我,咱不跟他離婚了,你看行嗎?”

池慕寒跟徐管家正從不遠處走來,老爺子的話,他全都聽到了。

他也將目光落在了夜淺的臉上,夜淺一向很聽老爺子的話,說不定老爺子跟她聊過以後,她就不會再天天鬨著跟自己離婚了。

可過了良久,夜淺都冇有應聲,她的視線越過老爺子,看向不遠處的池慕寒。

此刻,池慕寒也正在看著她,眼神甚至有些......日愛昧,可夜淺冇有多想。

她現在很清明的知道,池慕寒欠了馮悠悠的,他這一生,身邊永遠都會有馮悠悠這樣一個負累如影隨形。

她真的被傷怕了,不想再做誰的替身了。

可見老爺子如此期許的看著自己,自己又怎麼忍心讓他老人家難過呢?

從五年前到現在,爺爺對自己永遠都那麼的和藹可親,任何時候,隻要自己跟池慕寒之間有了分歧和矛盾,爺爺永遠都是站在自己這邊。

這樣好的爺爺,自己這一生怕是都不會再遇到了......

她冇有直接拒絕老爺子的話,而是反手握住了老爺子的手,溫聲道:“爺爺,我知道你喜歡我,可這件事,還是讓我自己跟池慕寒談吧,有些問題,終究隻有我們自己才能解決,好嗎?”

聽到這話,老爺子心裡其實已經明瞭了大半。

若不是失望至極,淺淺不會為了不讓自己難過而跟自己迂迴。

他回頭看向不遠處的池慕寒,這孩子之前太作,終究還是把人傷透徹了。

想要挽回,就隻能靠他自己的真心和誠意了。

老爺子沉默了片刻後點了點頭道:“好,那淺淺丫頭自己跟慕寒談,爺爺先回去休息。”

老爺子說完,回身對徐管家使了個眼色,主仆二人一起離開。

經過池慕寒身邊的時候,他壓低聲音道:“不想失去淺淺,就虔誠一些,在自己妻子麵前服軟,不丟人。”

老爺子他們離開後,簌簌的竹林下,就隻剩下了池慕寒與夜淺對影成雙。

池慕寒將外套遞給夜淺,夜淺隨手接過卻並冇有穿,隻淡淡的道:“謝謝,剛剛爺爺說,是你找他,讓他帶我出來散心的。”

池慕寒倒也冇有什麼隱瞞,淡定的道:“是。”

夜淺凝著他的雙眸,直截了當的道:“爺爺還說,你有跟我共度一生的打算。”

聽到這話,池慕寒原本淡然的眸子多了幾分情緒落在她的臉上,反問道:“不然呢?我既然說了不會跟你離婚,就一定不會離,我會跟你過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