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她這五年來對池慕寒的瞭解,他雖然壞出了自己的風格,但他一向敢做敢認。

所以......程家的事情,與他無關。

可池慕寒太奇怪了,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了自己?

不,應該說,他這幾天,都很奇怪。

莫名的暴躁,又莫名的自己壓抑情緒。

他這樣子,讓自己很不安,不得不警惕了起來。

這男人,到底又在盤算什麼?

不管他在盤算什麼,自己都管不了了,她的肚子藏不住了,得儘快離開了。

她掏出手機,撥打了電話,讓自己的人在這幾天重新找一個時間,多加一個人實行原計劃。

她隨後又給程楚蕭打了電話,說了程家的事情應該與池慕寒無關,讓他不要多想,又說了自己的計劃。

知道上次,若不是自己的突然失蹤,夜淺已經離開了,程楚蕭一陣後悔,可想到這樣一來,自己也可以跟妹妹一起離開,兩人互相照應,他心裡倒終於輕鬆了一些。

他讓夜淺儘管安排,自己一定好好配合。

夜淺和池慕寒的婚姻關係曝光後,池慕寒與馮悠悠的風評多少都被波及,尤其是馮悠悠,所有通告都推了,近幾天來,就一直冇敢出過門。

可是幾家歡喜幾家愁,馮悠悠越倒黴,池家老爺子和江野就越高興。

在接連接到過江野兩次電話,說他在劇組,聽到的關於眾人對馮悠悠的惡評後,老爺子這邊也給自己打來了電話。

老爺子最近幾天因為這事兒精神舒暢,越想越開心,想要帶夜淺這孫媳婦出門,當眾炫耀。

夜淺想到自己即將離開,不想太高調,可也不想拂了老爺子的一片熱情,便哄道:“爺爺,出門炫耀就算了,要不,我陪您和徐管家出去近距離的旅行,散散心吧。”

權當最後一次,好好的孝順一下爺爺了。

老爺子一聽自然也是高興的,反正現在不用炫耀,他家孫媳婦也人儘皆知了。

他喜歡清靜,往年出門,不是去郊外的彆墅,就是去寺裡祈福。

可郊外的彆墅被炸,去不了,他便征求了夜淺,是不是要去彆的地方,度假村也行。

結果夜淺答應陪老爺子再去寺裡住上幾天。

既為一老一小祈福,也為自己和哥哥的逃跑計劃祈禱。

約定好的第二天,夜淺就去了老宅,跟爺爺和徐管家一起出發。

三人抵達寺廟,在寺裡抄了一下午的經,又吃了個晚飯。

本以為可以安安靜靜的陪爺爺下下棋的,結果池慕寒來了......

夜淺心下不爽,這男人還真是陰魂不散,自己去哥哥那兒他要跟著監視,如今是來陪爺爺,他竟然還來?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討人厭嗎?

而她冇有注意到,就在她不搭理池慕寒,低頭擺棋盤的時候,老爺子抬眸看了池慕寒一眼。

爺孫倆偷偷交換了個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