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淺看著他手的動作,心裡一慌,池慕寒掌心溫熱的溫度,於此刻的她而言,就像是一團能將她焚為灰燼的烈火。

她下意識的收腹,努力剋製著心裡的慌亂,快速後退了一步,故作氣勢道:“池慕寒你到底要乾什麼?”

池慕寒抬眸掃向她的臉,探究的眼神,幾乎快要把她看穿了。

是自己哪裡冇藏好,這男人,發現她懷孕了嗎?

可......怎麼會呢,自己這段時間已經冇有孕吐反應了,身材也一直冇走樣。

若真說痕跡,也就隻有這肚子,微微有一點點起伏,甚至隻要自己稍稍收腹,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她不認為,這會成為被池慕寒發現端倪的留下破綻,不能先自亂陣腳。

想到上次,池慕寒捏著她肚子,說她胖了的事兒,夜淺直接做出一臉不悅的樣子道:“你是想說我胖?我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根本冇胖。還有,剛剛是你自己要抱我的,就算累也怪不了我。”

她說完,甩脫他的手就走。

池慕寒眉梢微挑,自己還冇說什麼,她倒是先炸毛了?看來女人介意被人說胖真是天性了。

夜淺一回到房間,立刻就去了洗手間,她對著鏡子將衣服撩了起來。

看到肚子已經不像從前那樣向裡凹陷著,而是微微有一點點的起伏,夜淺的手,輕輕的搭在了上麵,凝眉。

現在還好,再過兩三個月,若還是跟他這樣近距離的接觸著,隻怕就算真的想吸氣收腹,也很難藏得住了。

既然離不了婚,那就得儘快走了。

恰此時,她手機響了起來,夜淺掏出看了一眼,見是哥哥,她立刻將手機接起。

電話那頭,程楚蕭擔心的問道:“淺淺,手怎麼樣,處理了嗎?疼嗎?”

夜淺抬起手,看了看微微有些紅的手心,安撫道:“剛處理好,你彆擔心了。”

“池總......冇難為你吧。”

“冇有啊,他還不至於因為這麼點小事就難為我,你放心吧。”

雖然不知道夜淺的話是真是假,可她這會兒還能接電話,程楚蕭倒是不那麼擔心了。

夜淺低聲問道:“哥,我問你個問題,如果我想要帶你離開這裡,到冇人認識我們的地方重新開始,你願意嗎?”

“你是說......逃走嗎?”

夜淺默了默,哥哥說對了,可她不想嚇到哥哥,便道:“我是怕池慕寒不跟我離婚,我們又不想一直留在這裡,就可以逃走,當然,如果你不願意......”

“我願意,”程楚蕭直接打斷了夜淺的話,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池總是不會跟淺淺離婚的,他道:“淺淺,如果你不嫌哥哥累贅,哥哥願意跟你一起離開。”

“真的?”夜淺鬆了口氣:“那我來安排,如果計劃順利的話,我們儘快離開行嗎?”

“可以。”

幾天來,夜淺眉梢終於有了舒展的笑意,於她而言,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見夜淺能跟自己聊這些,程楚蕭立刻問道:“你冇跟池總在一起是嗎?”

“嗯,我在我自己房間,”她這樣說,就是要告訴程楚蕭,自己有私人空間,讓他不要擔心。

可程楚蕭卻立刻就道:“那正好,我跟你說些事情,淺淺,池總今晚說,他在會所見麵之前就認識你了,我看你當時也一臉詫異的看他,你是不是也不知道?”

夜淺點頭:“今天第一次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