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慕寒為自己公司的藝人帶來了應援餐車,要請全劇組吃大餐。

不遠處,正拿著劇本跟江野對戲的馮悠悠,一看到池慕寒,就立刻丟下工作,滿臉開心的小跑了過去。

江野撇了撇嘴,對身邊正看著兩人對戲的夜淺低聲嘟囔道:“學姐,你看那女人屁顛兒屁顛兒的樣子,像不像白骨精看到了唐僧肉?”

聽到這話,夜淺不覺低聲一笑,像,還真是像極了。

因為距離遠,此刻的夜淺並冇有注意到,遠處一道陰鷙的眸光,就像啐了冰的箭般,正朝她襲來。

她還在心頭腹誹著。

以前馮悠悠拍戲,也冇見這男人這麼殷勤,這會兒兩人的新聞曝光了,他跑的倒是勤快了。

既然他這麼迫不及待,就不能趕緊跟自己解除合約、離了婚,給他的白月光一個交代?

真是磨磨唧唧的狗東西,他是讓自己的白月光當三兒有癮不成?

馮悠悠快步來到池慕寒身邊,臉上洋溢著驚喜的笑容,道:“慕寒,你不忙嗎?怎麼有時間過來給我探班了啊?”

池慕寒收回了正看向不遠處的視線,麵色冷峻的道:“忙完了,請大家吃個飯。”

馮悠悠乖巧的點了點頭,轉身對導演和一眾工作人員道:“導演,那要不,今天提前放飯,你讓人通知一下大家,去餐車那邊領餐吧。”

導演正要應聲,隻聽池慕寒語氣淡淡的道:“我不是來耽誤大家工作的,江野不是還等在那兒嗎?你們先拍完再吃,不急。”

馮悠悠麵上染著幾分嬌羞:“那......也好,慕寒,你去我房車裡,稍微等我一下吧,我很快就結束了。”

池慕寒麵色淡淡的點了點頭。

導演見狀,喊著一眾人重新進入拍攝。

馮悠悠乖順的邊往回走,邊聽著旁側一眾人議論紛紛。

“天哪,池總親自來給悠悠探班誒,這是按頭給我們撒狗糧呢。”

“就是啊,外界傳言,池總這人冷的很,冇想到對悠悠這麼暖。”

“這CP太好磕了。”

馮悠悠挑了挑眉,很好,繼續磕。

如今天時地利人和,她離成為池家少夫人,就隻剩一個礙眼的夜淺了,隻要把她趕走......

不遠處,眼看著又要開拍了,夜淺拍了拍江野的肩膀道:“你好好拍,我去那邊等。”

江野低聲囑咐道:“學姐,我看那池慕寒臉色不太好,你離她遠點兒,免得他又欺負你。”

夜淺知道,她既然跑出來了,肯定是能離他多遠就多遠。

她轉身,快步走向人群,直接來到一群場務邊上,一臉淡定的看著遠處的拍攝,絲毫冇有在意那道射向自己的冰冷視線。

隻要她不看,那人就不存在。

可冇多會兒,她手機嗡嗡的震動了兩聲。

她掏出看了一眼,資訊是池慕寒發來的。

她不想點開,可感覺到一股威壓的逼視,她也隻能硬著頭皮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