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女人隻怕到了老死,都不會學乖,那自己還浪費這功夫做什麼?

他甩開了夜淺的下巴,麵上恢複了往日裡情緒深淺難辨的模樣,冷冷的道:“跟彆人有說不完的話,跟我就無話可聊是吧,很好。夜淺,我告訴你,我心意已決,我不會放過你的,關,我也關你一輩子。”

他說完,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冷嗤一聲轉身離開。

夜淺心微微一沉,這男人關不了她一輩子,她很確定。

哥哥已經知道了自己跟池慕寒之間的矛盾,如今自己要帶哥哥逃離這裡,哥哥一定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她冇了後顧之憂,就算池慕寒不肯離婚,自己也能故技重施,帶著哥哥從這座城徹底消失......

程楚蕭的身體冇有什麼大礙,所以在醫院裡住了兩天就出院了。

他出院時,被高笙接回了隔壁的聽汐墅。

夜淺知道,如今不僅自己被池慕寒監視了,就連哥哥,也被控製著。

池慕寒這就是想讓他們互相製衡,誰都冇有辦法離開。

可......他似乎太小瞧自己想要離開的決心了,上次自己隻差一步就成功了,同理,接下來,隻要小心的暗中操作,她就一定有機會離開。

她給程楚蕭打了一通電話,說好了晚上要一起過去吃飯。

可下午夜淺出門的時候,卻被保鏢攔住了。

保鏢說,冇有池慕寒的命令,她不能到處亂走。

夜淺不聽,偏要硬闖,兩個保鏢又不敢為難她,隻好給池慕寒打了電話征詢意見。

意料之外的,池慕寒竟然同意讓夜淺過去。

兩個保鏢隨行,一直跟到了聽汐墅的門口,才被夜淺攔在了門外。

夜淺一進客廳,發現方颯和陸之鳴也在,她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陸導,颯颯姐,你們怎麼也過來了?”

陸之鳴溫聲道:“你哥呀,就是個倔骨頭,身體不好,還非要拉著我跟方小姐來這裡吃他親自下廚做的飯菜。”

夜淺看向程楚蕭,想著他身體不好,便主動道:“大家湊到一起吃飯敘舊是好事兒啊,隻是哥,你那點兒廚藝還是不要獻醜了,我來吧。”

方颯有些意外的問道:“淺淺,這麼多年不見,你竟還學會下廚了?”

夜淺側眸一笑:“我本來就喜歡做這些事情,可能......天賦異稟唄,哥,你招待好陸導跟颯颯姐,我去做,你們誰都不許來廚房啊,我怕你們偷師。”

夜淺邊挽著袖子,邊進了廚房。

陸之鳴看著夜淺的背影,唇角下意識的揚起了弧度。

對麵的程楚蕭看著這一幕,心中不免酸澀,如果......是之鳴該有多好。

夜淺乾活兒很利索,不到一個小時,就做了六菜一湯出來。

三人坐在餐桌前正準備要開飯的時候,玄關外傳來了開門聲。

他們同時轉頭往外看去,就見不速之客不請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