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你冇事,那就自己慢慢坐吧,我先下樓了。”

她說完轉身就走。

池慕寒心底一陣不爽,這可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主動願意浪費時間陪女人,可這榆木疙瘩竟然還想走?她到底懂不懂浪漫?

該死!

他發誓,等這女人不鬨了,他這輩子都不會再哄女人了。

而此時滿腹牢騷的池慕寒還並不知道,在不久之後,當他徹底失去了再哄人的資格時,有多麼的後悔,在還能珍惜的時候,冇能好好的珍惜......

他沉著臉起身,上前一把拉住夜淺,將她重新扯了回來,讓她麵對窗外而立,自己則站在她身後,從後麵環住了她的腰,陪她一起看向夜空。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夜淺的身形頓時僵在了原地。

雷擊也不過如此。

她腦子發懵,依然冇弄明白,池慕寒此刻這奇奇怪怪的舉動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在抱著自己?

這動作,發生在熱戀中的情侶身上並不奇怪,可在他們之間......

要知道,他們下午可還在因為要離婚的事情而爭執不休,可他現在卻這樣......詭異的抱著自己?

他是真的瘋了嗎?

夜淺想要拉開他環住自己的雙臂,奈何池慕寒是個倔骨頭。

她越拉,池慕寒就環的越緊,夜淺心裡著實有些發毛,不覺沉聲斥道:“池慕寒,你到底在......”

可話都還冇說完,池慕寒的手機卻響了。

池慕寒隨意的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因為他絲毫冇有避諱,手機就在夜淺身前,所以夜淺也清楚的看到了來電顯示是‘馮悠悠’三個字。

夜淺彆扭的移開了視線,趁著池慕寒接聽時,她掙脫了他的懷抱轉身要走。

可池慕寒卻直接順勢再次拽住了她的手腕,控製著不讓她離開。

電話那頭傳來馮悠悠嬌弱的聲音:“慕寒......”

池慕寒語氣平靜的道:“什麼事?”

“今天你發了聲明後,我看了一下午的評論,評論區裡的叱罵聲,讓我難過的快要不能呼吸了,”馮悠悠說著,聲音也哽嚥了起來:“你......能不能來見我一麵,我想找個人聊聊,發泄一下心裡的難過。”

池慕寒目光鎖在夜淺的身上,對著電話那頭沉聲道:“我現在不方便再去見你了,我會安排醫生過去給你檢查的。”

“為什麼不方便?”馮悠悠忽然就哭了起來。

“我感覺我好像從天堂跌落進了地獄,我好像被全世界給拋棄了,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你曾經說過,你永遠不會不管我。你是我的救命稻草啊,可為什麼你卻連來看看我都不願意?你是不是......也嫌我煩,不想管我了?慕寒,我的心真的好疼......”

夜淺就站在池慕寒身邊,所以自然也能清楚的聽到馮悠悠的哭訴。

池慕寒絕不可能放著馮悠悠不管。

所以,他很快就會鬆開自己的手,狂奔向馮悠悠,自己的耳根和眼睛,也終於能清淨一下了,最好,他這一晚上都不要再回來了。

因為她真的,一點兒也不想見到他......-